第十一章 招魂(2)_葬鬼经

第十一章 招魂(2)

2018-01-06更新

情又是紧张又是疑惑:“好像不是爷爷他们,感觉很陌生啊……”

  “这里有好几十个,没一个感觉熟的,应该都是这附近游离在阳世的孤魂野鬼。”我耸了耸肩,眼里的失落渐渐溢了出来:“还是没看见熟人啊。”

  闻人菩萨很有耐心,他从三点多开始,直到天空蒙蒙亮,一直都在重复招魂念咒的动作。

  到最后还是我让他停下的。

  “算了。”

  我笑道,颤抖着从兜里摸出烟来,动作僵硬的点上,猛抽了两口:“招不回来算了,老爷子他们脾气够倔的,都这时候了还不回来。”

  听见我的话,闻人菩萨叹了口气,把燃烧了足足一夜的招魂香掐灭,揣回兜里,颤颤巍巍的走到我身边坐下。

  看他这动作僵硬的样子,估计这一宿招魂的工程量也不小,累得不行,连身上出的虚汗都把衣服给浸透了。

  “丢人了,丢人了…….”闻人菩萨苦笑道:“我都拿出看家的本事了,那老家伙还是不赏我的脸,这是明摆着不给咱们面子啊。”

  我听见这话也只是笑,咬紧了烟嘴,把头低了下去,肩膀不停的颤抖着。

  答案在一开始就注定了,只是我在刻意的逃避。

  除开何息公那个异数之外,旧教的其他人,给我的感觉就是做事不留余地,特别是对付那些能够造成威胁的狠角色,更是一个劲的赶尽杀绝。

  像是老爷子这一流的降师,再加上一个苗武人……

  旧教会给我们留余地吗?

  “您来四川,什么法器都没带,只带了招魂的东西,是不是也…….”

  “我想试一试。”闻人菩萨打断了我的后面话,表情里满是失落:“我觉得老沈施主的命很硬,不该就这么没了,就算是死,魂魄也得留下啊…….”

  说到这里,闻人菩萨似乎是害怕刺激到我,忙不迭的止住声音,不再多说。

  “你爷爷他们的遗体,你准备怎么处理?”闻人菩萨试探着问道:“在哪儿摆灵堂,想好了吗?”

  “不急着摆。”我耸了耸肩:“我爷爷也不是什么急性子,先找个地方停一段时间的尸,之后再想灵堂的事吧,我还有别的要去做。”

  话音一落,我忽然想起现在的局势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“就算是我要摆,也没几个人敢来吧?”我摇摇头:“除开你们这些老前辈,愿意来看我爷爷一眼的……不,应该是说,敢来看我爷爷一眼的,几乎没有。”

  闻人菩萨没说话,但他的表情也变得跟我一样,似乎对我说的这番话很是赞同。

  “现在我不光是旧教的目标,估计上头的人也得对我不满意了,跟我扯上关系,那是要命的大事…….”我无奈道:“到那时候,甭管是人是狗都得咬他们,所以也怪不得人情淡薄,互相理解罢了。”

  “你需要一个停尸的地方,这个我能帮你找。”闻人菩萨说道:“在来之前我就猜到会是这样了,我把尸体带过去,保准没人能动他们。”

  听见这话,我也没有丝毫怀疑,反而觉得心里松了口气。

  “那里有冷藏设备吗?”陈秋雁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如果没有的话,可能需要一点……”

  “保证尸身不腐,并不只有冷藏能做到,咱们这一行的人,要是想做到这点,肯定有各式各样的法子。”闻人菩萨笑道:“这件事你们不用操心,我保证给你们办好。”

  话音一落,闻人菩萨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忽然从上衣里拿出来一个纸袋。

  里面鼓鼓囊囊的,似乎是装满了什么东西。

  “在我赶来四川之前,司徒就找人拿这个东西给我,让我私底下转交给你。”闻人菩萨说这话的声音很轻,嘴唇的闭合动作都不怎么明显。

  我没多想,顺手接过,问了句:“他给你这东西的时候,我爷爷走了吗?”

  闻人菩萨嗯了一声,说,走了。

  得到答案,我也不再多问,把纸袋的封口撕开,大概的看了看里面的东西。

  有两叠新崭崭的人民币,估计是两万块,都是现金,还有一个小纸包,打开一看,里面装着我的驾照。

  毫不夸张的说,看见驾照的时候我都傻眼了。

  我操。

  我什么时候考的驾照??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呢??

  开车……我确实是会开,但真的没去考过啊!

  在小纸包里,还有一张叠好的信纸,打开一看,上面写着几行字,应该是司徒的手笔。

  “我知道你会跟林东来撕破脸,因为这一次他们的要求确实过分了,而且……妈的不说这些了,驾照是我帮你办的,绝对合法,还有几张假身份证,你跟秋雁的我都办了。”

  “至于这些钱,你们就拿着当路费吧,得罪林东来之后,你的银行账户肯定会被冻结,都用不着想,这种事他干过不少次了,轻车熟路。”

  “内鬼的事我也想过,但没有头绪,不敢确定谁是内鬼,只能一个个的排查,但直觉告诉我,这个内鬼不在你们行内,肯定是在我们这群人里,我会尽全力帮你找的。”

  “以后的路得靠你自己走了,平常没事就别联系我,实在是遇见麻烦了,就打我这个电话…….”

  我看到这里,心中不免舒服了许多,只觉得司徒这人没那么操蛋,人还是可以的。

  他能事先想到这一步,足以证明他有自己的盘算。

  跟一个聪明人合作…….

  “胜算挺大的。”

  我喃喃道,拿出打火机,直接把信纸给烧了。

  在那一行电话号码之后,还有一句话,也是我觉得最有用的一句话。

  跟他们撕破脸等于自找麻烦,从今天开始,白道也不会成为我的助力了。

  所以办事的时候一定得小心,不能被抓住把柄,否则…….

  “走吧。”我拍了拍陈秋雁的肩膀,笑道:“咱们找个地方吃饭去。”

  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