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遮掩(2)_葬鬼经

第三章 遮掩(2)

2018-01-02更新

鼠。

  “世安……”

  “我没事。”我笑了笑,跟个没事人一样,心里平静得犹如一潭死水,说着,我还冲陈秋雁招了招手,示意让她过来,别站在路边跟傻子一样让大雨淋,我这里好歹有塑料布挡着呢。

  看见我脸上的表情,司徒跟陈秋雁都显得有些诧异,互相看了看对方,眼里满是担忧。

  司徒想了想,最后还是跟着陈秋雁跑了过来,走到我身边问我:“老沈,你可得节哀顺变啊,这次的事确实有点出乎意料了,我们也没想到会…….”

  “正常。”我笑道:“跟旧教为敌,就该有死全家的打算,我只是运气差了点,压根就怨不得别人。”

  听见我的回答,司徒很明显的愣了一秒,皱着眉问。

  “你真的这么想?”

  “可不是么。”我耸了耸肩:“我这个人啊,跟我爷爷一样,认命,输了就是输了,没什么不服气的。”

  但是呢…….

  我转过头,目不转睛的看着司徒,笑容略显僵硬的问了一句:“这次的事,都有谁掺和,能给我报个名吗?”

  “就是旧教的那帮…….”

  “不止是他们。”我打断了司徒的话,笑容依旧:“我记得你说过,还有其他先生跟了旧教,是有这么回事吧?”

  我原本以为司徒会点点头,然后继续告诉我一些细节,但这一次他却出乎意料的没吭声,表情万分的矛盾。

  “怎么了?”我问司徒,语气也不禁疑惑了起来:“你是不方便跟我说?还是说你不知道?”

  司徒默不作声的看了我一会,眼里的纠结越发浓厚,到最后才一咬牙,像是下定决心似的,低声说:“我来之前,我的老领导就嘱咐过我,让我一定要控制住局面,对付旧教的事,已经有官方插手了,行里的麻烦越少越好,要不然容易坏事。”

  我一愣,没吱声。

  “老沈,你知道吗?”司徒走过来,帮我打着伞,递了支烟给我,语重心长的说:“像是你爷爷这样的老前辈,无论再怎么低调,再怎么不问世事,上头也会拿他们当成国宝来看,所以他出事了,我们一定不会坐视不理,你相信我们,这事绝对帮你办了。”

  “司徒哥,我问你个事儿呗。”我笑道。

  “你说。”司徒点点头。

  “你的意思就是,什么事都让你们官方来处理,我这个当事人,只能被你们挤在边上,什么都不能做,是这样吧?”我问。

  司徒苦笑着没说话,但表情已经说明了,他就是那么个意思。

  “我觉得,要么是我以前看错你了,要么……你现在的情况也不乐观吧?”我冷不丁的问道。

  司徒不是那种反复无常的小人,我跟他打过好几次交道,包括老爷子也是,都觉得这人不错,虽然有时候喜欢打官腔,但说到底也是个性情中人。

  他现在说的话,就不是他那种性格能说出来的,更何况我都落到这种境地了,他要是再这么说话…..那不是明摆着要跟我撕破脸吗?

  “是啊,大家都不乐观。”司徒叹了口气,不动声色的看了我一眼,眼神里满是无奈。

  “你真的不说?”我皱着眉问。

  司徒点点头,说,不是不说,是不方便说,哥们你别为难我,以后我肯定给你一个交代。

  “行啊……你不说的话……那我只有自己去找了…….”我笑了笑:“咱们曾经是朋友,就凭这点,我也不可能为难你,你说对不?”

  “老沈,别这么玩,现在的情况没你想的那么简单,很多人都掺和进来了。”司徒无奈的看着我,说:“上面在内部斗争,你们也在内部斗争,这样的局势我从来没见过,连听都没听说过…….”

  “斗争不斗争,这个跟我没什么关系,我只想知道,除了我们这一行的人,还有别的人插手吗?”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司徒:“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,不用我明说吧?”

  司徒这一次直接沉默了,连岔开话题的举动都不敢有,眼神很明显的有些慌张。

  “行,我明白了。”我点点头,没再多问。

  “你别乱来。”司徒咬着牙,压低了嗓子,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,一字一句的说:“这次你最好别冒头,沈家倒了,你的能量不比以前,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你不会不懂,当心被人一棒子打死。”

  我看着一脸认真的司徒,只觉得有些挠头,问他,你觉得我姓宋还是姓沈?

  “什么意思?”司徒愣了一下。

  “我爷爷跟我说过,四川原先有两个先生世家,一宋一沈。”我笑道:“宋呢,就是那个宋补天,我听很多人提到过他,他比我强,忍辱负重了好几年才敢冒头,可我不一样……”

  司徒表情有些难看了。

  “沈家人的脾气都是遗传的,人站在我头上撒尿,我就得爬人头上拉屎。”我笑道:“谁跳出来收拾我,谁就是我一个要干掉的人,不管是行里人还是行外人…….”

  “你是真想沈家被灭门吗??”司徒瞪大了眼睛,有些着急的看着我:“你不该这么没有理智啊!!”

  这时候,站在我们正对面的那些人也注意到了我们,似乎是听见司徒的话了,有些警惕的往我这里看着。

  “理智?”

  我反问道,抬起手接了一些雨水,使劲往脸上抹了抹,又擦了几下。

  “越有理智的人,吃的亏就越大,这句话是苗老前辈告诉我的,我不能忘。”

  说着,我把雨伞拿开,仰起头看了看天上。

  雨没有停下,反而越下越大。

  无数水珠从天而降,落进了浑浊的烂泥里。

  好像变得更冷了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