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丧家之犬(2)_葬鬼经

第二章 丧家之犬(2)

2018-01-01更新

/p>

  等陈秋雁带着爩鼠走后,我也装不下去了,颤抖着跪伏在地上,用脸紧紧的贴着地面,瞪大了眼睛,看着积水里倒映的自己。

  我不知道这一次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变故…….也想象不到自己会落到如此的境地…….

  老爷子重伤的时候,就给了我不小的打击,但那次我也很快缓了过来。

  因为老爷子没死,哪怕是行动不便,也能继续活着,也能继续存在于我的生命里。

  真的,我的家不在四川,也不在这个药铺,而是在老爷子。

  举世亿万人,也只有老爷子跟我有血缘关系,他是我唯一的亲人,也是我曾经唯一的依靠。

  再遇见过不去的难关,遇见那些我一想就会头疼的麻烦事…….我解决不了,也能推给老爷子解决。

  在我的眼里,他就是无所不能的靠山,有他在,什么事都不用担心。

  爷,就是家。

  但现在爷没了,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也没了,不知道为什么,遇见这样的现实,我不想哭,反而只想笑。

  “老天爷……你他妈长眼睛了吗……..”我喃喃自语道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,但眼睛反倒是越来越酸涩,说话的声音都在止不住的颤抖:“我在云南玩命……去跟尔彼身硬碰硬的干……我他妈救了多少人…….没有我帮忙拖着…….尔彼身早就出来了…….那会死多少人啊…….”

  “我做了这么多…….你就给我这么一个下场…….你对得起我吗…….”

  我自言自语似的说着,缓缓从地上爬起来,直起身子,昂首望着黑压压的天空。

  在这时,眼泪终究是控制不住,伴随着我脸上还算灿烂的笑容,夺眶而出,顺着脸庞流了下来,掉进了地上的烂泥里。

  “老天爷!!你狗日的不长眼啊!!!你他妈对不起我!!!对不起我们沈家啊!!!”

  我的情绪最终还是崩溃了,如同疯了一般,又哭又笑的望着天空,嘶声大吼了起来。

  “你个龟儿子!!你就这么对我们?!!”

  “我不服……我他妈的不服气啊!!!”

  忽然,废墟上的一块木头碎裂开了,啪的一声,掉在了废墟的另外一头。

  我没有听见任何声音,也没有任何人来指引我,但我能感觉到,那边有什么东西在叫我。

  没等我多想,我的身子就有了下意识的动作,连滚带爬的越过废墟,在那块木头掉落的地方,我看见了老爷子他们。

  如司徒所说。

  现场没有人动过,也没有人敢动,都在等我回来。

  在我面前的这片断壁残垣之中,有一个巨大的凹坑,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砸出来的,里面零零散散的有几具烧焦的尸体。

  已经碳化了,起码看着是这样,只有小部分的位置,透出了死一样的雪白。

  我先前闻见的那股腐臭味,就是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。

  低头一数,不多不少,正好四具。

  哪怕他们已经失去了本来的面目,我也能通过他们的尸骸分辨出来,谁是谁。

  左边那一具尸骸较小,看着有种身材佝偻的味道,应该是苗武人。

  右边那两具,一具“体积”较大,骨架比普通人要大上好几圈,另外一个则稍显正常,没什么特殊的地方…….他们应该是常龙象跟七宝吧?

  位居正中,还被苗武人跟常龙象他们用部分身躯挡住的……双腿骨骼异常纤细的这具尸骸……

  “爷?”

  我低声喊了一下,见他没反应,我下意识的就想伸出手去摸摸他。

  但到最后我也没敢碰他,手掌僵持在了半空中。

  其实别说是碰他,我连看都不敢看他们的脸。

  前不久还好好的一家子人……怎么一转眼就变成这样了…….我不会是在做梦吧??

  还是说我又陷入幻觉了??

  我有些迷茫的把手收了回来,瘫坐在废墟上,仰头看着天空中不断聚集的乌云。

  过了还没半分钟,伴随着哗的一声,大雨顿时就倾盆而下。

  原先还算是浓烈的烧焦味,腐臭味,此刻也被雨水冲淡了不少。

  我缓缓闭上眼睛,一言不发的淋着雨,哪怕身上有些凉,冷得我止不住的发着抖,我也感觉好受了许多。

  没了。

  一切都没了。

  我心里喃喃道,低下头,睁开眼看了看四周的废墟,感觉心跳渐渐的变慢了。

  并且变慢的趋势没有停止的意思,每隔十几秒,我才感觉自己的心脏会跳动一次。

  脑子越来越清醒了,我也渐渐的没那么难受了。

  “没事的,爷,我会给你们报仇的……”

  “七宝……大胖…….你们俩也别着急…….有人会给你们填命的…….你们不会白死……”

  我自言自语似的念叨着,缓缓站起身来,向入口的方向走去。

  “还有苗老前辈……您也别生气……栽在那帮宵小手里…….没啥子可丢人的…….他们肯定要偿命……您耐心的等等……..”

  说着,走着。

  也许是我没注意看路,又一次挪动脚步的时候,我让一根木梁绊了一下,身子瞬间就失去了平衡,重重的砸在了地上。

  我没爬起来,也没力气爬起来了,被倾盆大雨从头到脚的淋着,狼狈得就像是一只丧家之犬…….

  隐约之间,我能听见老爷子的声音,也能听见七宝他们的声音。

  他们好像在安慰我,让我别这么伤心,我也想听他们的话,但是…….

  真的很难啊。

  我张大了嘴,一口咬住了地上的烂泥,浑浊的泥浆弄得我满脸都是,泪水跟雨水也混在了一起,根本分不清彼此。

  这时候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,也哭不出声来,嗓子里只能发出那种人类最原始的……

  犹如野兽悲号一般的声音。

群聊信息
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