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家(1)_葬鬼经

第一章 家(1)

2018-01-01更新

  

  在返回成都的飞机上,司徒跟他带来的那帮人都坐在前面,距离我们很远,似乎是想给我们留一个绝对安静的角落,好让我们平复一下心情。

  但说实在的,我觉得自己没什么心情需要平复,因为在他说出那句话之前,我就已经冷静了下来。

  都是假的。

  老爷子他们不可能死,哪怕是受伤了,还他妈的受了重伤,也不可能死在旧教那帮龟儿子手里。

  想要一口气做掉老爷子跟苗武人,至少也得有旧教的先知出面,更何况先知也是百战百胜的……..

  “何息公什么时候走的?”我问陈秋雁。

  此时此刻,陈秋雁似乎是害怕我会崩溃,紧紧的抱着我的胳膊,小心翼翼的看着我。

  发现我情绪万分平静,她脸上的惊慌更是明显。

  “司徒他们找过来的时候,何息公就跑了,说是不能在他们面前露面,要不然会出大事。”

  “这老家伙跑得还挺快啊…….”我笑了笑:“这次我们可是欠他一个人情,但他也欠咱们的,算是扯平了。”

  陈秋雁嗯了一声,小心翼翼的把头凑了过来,像是小猫一样,轻轻蹭了蹭我的脸。

  不知道她是怎么了,很突然的颤抖了两下,似乎是在强行控制着情绪,眼圈都红了,但还是不发一声。

  “哭什么?”我揉了揉陈秋雁的头发,声音有些低沉:“咱们都大难不死了,应该高兴才对,有什么好哭的?”

  在这个过程中,爩鼠一直都坐在边上盯着我们,一动不动,像是在观察什么。

  我能感觉到爩鼠眼里那种人性化的茫然,它很迷茫,起码目前是这样。

  没等我再说什么,陈秋雁毫无预兆的大哭了起来,跟悲痛得不能自己的孩子一样,紧紧的抱着我失声痛哭。

  所有人都是一样,哪怕再能控制住情绪的人,其实也不过是一个空壳。

  承受压力,忍受压力,但这一切终究都有个限度。

  陈秋雁的失声痛哭,就是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,先前被我强压在心底的情绪,只在刹那间就崩溃了,如同冲垮了堤坝的洪水,猛地汹涌肆虐了出来……

  毫不夸张的说,我当时根本就哭不出来,整个身子都在发抖,完全感觉不到悲痛的情绪,只有难以言喻的害怕。

  真的,我怂了,怂大了。

  可以说我先前强压情绪的举动,是为了保持平静,以让我有更冷静的状态去面对那些麻烦事。

  但仔细想想,那种举动…..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