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二章 难(2)_葬鬼经

第八十二章 难(2)

2017-12-31更新

p>

  在这个过程中,陈秋雁一直抱着我的胳膊,红着眼睛看着地上,似乎是在发呆,而爩鼠也没了动静,趴在一边连点声音都没,动也不动。

  “下面情况怎么样?方便跟我说说吗?”司徒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  我抽着烟看着他,没吭声,觉得心里有点堵得慌。

  秦兵,白小平,林珊珊,他们好歹也是司徒一边的人,但这狗日的……听见他们的死讯,怎么一点都不难受呢?

  “秦兵他们跟你关系怎么样?”我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  司徒愣了一下,他也不傻,应该是猜到我在想什么了,笑了笑说:“关系很不错,特别是老秦,跟我有过命的交情。”

  “那你不难受?”我又问。

  “难受有什么用?”司徒反问我一句,往后靠了靠,眼神也变得复杂了起来:“给他们报仇,这才是正经事,至于难受…….你怎么知道我不难受?”

  司徒问我这话的时候,脸上依旧带着笑容。

  但那笑容却一点都不灿烂,反而有点强颜欢笑的意思。

  “下面的情况挺复杂的。”我抽了口烟,缓缓说道:“你想听,我就跟你说说,没什么方便不方便的。”

  跟司徒聊起下面的事,说实话,那感觉就跟吹牛逼差不多。

  从我嘴里蹦出来的那些话,真实性只有四成左右,其他都是我胡编乱造出来的,也能算是刻意隐瞒一些真相吧。

  打伤何息公,干掉欢喜佛,镇住尔彼身…….

  听完我的这些个战果,司徒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不敢相信的看着我:“哥们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牛逼了??我以前咋没发现你的手段这么硬呢??”

  “人是会进步的。”我不动声色的答道:“但这一次我吃的亏也不小,要不是命大,我非得把命搭在下面不可。”

  “富贵险中求啊!”司徒兴奋道:“能干掉旧教的先知之一,这种事是很多人都不敢想的,而且你干掉的还是旧教老三,下一次加把劲,说不定连自在师都能让你做了!”

  一听司徒提到自在师,我忙不迭的摇头:“我做掉他?他做掉我还差不多!”

  “别这么谦虚啊,你……”

  “都是自己人,用不着恭维我,说点实际的吧。”我把烟头掐灭,随手丢进了烟灰缸里,头也不抬的问道:“现在是什么情况?你不是在四九城待着吗?能出来随便晃荡了?”

  司徒笑了两声,揉了揉鼻子,说,无所谓了。

  “反正我身边全是眼线,在不在四九城,那都无所谓。”司徒叹道:“只是这一出城就代表我跟旧教彻底对立了,这是麻烦。”

  “闻人菩萨他们呢?”我问:“跟着你一起来的?”

  “没有。”司徒摇摇头:“他们早就离开四九城了,好像是去办什么事,也没跟我细说,目前他们应该在黑龙江。”

  “你从四九城一路赶过来,也没人偷袭你?”我好奇的问道。

  司徒摊了摊手,说,没有,可能旧教是觉得他无关紧要吧。

  “要说咱们也是够巧的,我们刚上山就遇见秋雁了,还没几分钟,这只肥耗子就发现你了,带着我们撒丫子就跑……”

  听着司徒的话,我感觉脑袋说不上来的晕沉,似乎是先前积累的疲倦都在这一刻爆发了,靠着舒适的车椅,我长长的打了个哈欠,不住的揉着眼睛。

  “司徒哥,我们还要多久才能赶回去?”

  闻言,司徒侧着头,往车窗外看了一眼。

  “最快也得明天,我们上山的时候还在下大雨,那边的山道都被雨水冲塌方了,咱们得绕开走。”

  “行吧……”我打了个哈欠,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:“咱们得尽快赶回去,看不见老爷子,我这心里就是不踏实……..”

  在我说这话的时候,陈秋雁很明显的颤抖了一下,而坐在前面一排的司徒,也很突兀的没了声音。

  过了几秒,陈秋雁细声说了些什么,但我一个字都没听清,脑子昏昏沉沉的,像是喝醉酒了似的,思维都在涣散。

  这时,司徒也说了些什么,我能听见他的声音,但却听不清他说的话。

  就在我准备揉几下眼睛,想要打起精神,问他们刚才说了些什么的时候,陈秋雁的声音冷不丁放大了,几乎是贴着我耳朵说的。

  “爷爷走了……”

  这四个字我听得很清楚,如同晴天霹雳一般,把我整个人都给惊醒了。

  真的,我感觉自己从未那么清醒过。

  “你说啥子??”我看着陈秋雁,有些慌张的问:“是不是我刚才听错了??你说啥子??”

  陈秋雁红着眼睛,咬着嘴唇不说话,身子不住的颤抖着。

  而在这时候,司徒也开了口,说:“都走了。”

  我一听这话,顿时就慌了起来,说话的声音都在打颤。

  “什么都走了??你瞎他妈说什么呢??”

  司徒头也不回的丢了支烟给我,语气很沉闷。

  “药铺里的人……全都走了…….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