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离(2)_葬鬼经

第七十九章 离(2)

2017-12-30更新

p>

  我没敢一下子睁眼,先是用鼻子使劲出了几下气,把鼻孔里的砂砾喷出来大部分,之后又开始拍打身上的沙尘……

  脸上绝对是一个重灾区,就跟戴着面具一样,积累在上面的沙尘都有一两公分厚。

  我都纳闷它们是怎么挂在我脸上的,既没水分也没粘性,最后等我用手抠下来,那感觉甭提多带劲了…….

  特别像是身上有一块死皮,完完整整被自己撕下来的爽快感一样。

  等我揉了几下眼睛,慢慢睁开,这才发现四周的变化超出了我的想象。

  我所见之处,都被惨白色的砂砾覆盖了,包括四周的墙壁,以及高悬在我们头上的洞顶。

  这一切都像是在告诉我,死去的不光是这些砂砾,还有这片区域,这个位于地下的空间,都随着一起死去了…….

  吴仙佛就蹲在我旁边,怀里抱着老和尚瘦弱枯干的躯体,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。

  至于先前还在外面嚣张的尔彼身,此刻已经没了踪影,往地上那个大窟窿里看,也是黑漆漆的一片,什么都看不见。

  此时此刻,老和尚的躯体呈半透明状,而且也不是那种如魔如孽的样子了,整个人都恢复到了最初的状态。

  个头不高,身材瘦弱,下巴上全是白胡子。

  虽然脸上的死气很重,但依旧笑容满面,好像一切都不在意,而一切都能让他开心。

  看见这情况,我心里咯噔一下,顿时就清楚老和尚是处在什么样的状态了,急得忙不迭跑过去,蹲在老和尚身边,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。

  很奇怪。

  明明他是一个虚无的体质,跟魂魄一样,没有肉身也没有实体,但我的手掌却能够触碰到他。

  老和尚的手很温暖,真的。

  那种暖洋洋的感觉,让我想起了远在四川的老爷子。

  “前辈……”

  没等我把话说完,老和尚就笑了起来,还连着咳嗽了几下,眼里满是难掩的欣喜。

  “真是……真是命好啊…….”老和尚的语气很真实,不是装出来的,那种开心到发自肺腑的情绪,我有些无法理解。

  也许除了老和尚自己,这世上也没有人能够真正的理解他。

  “有什么好的?”吴仙佛反问道。

  这时候,吴仙佛的情绪更加让人难以理解。

  按照我以往对他的印象来看,这哥们一直都是笑嘻嘻的,无论遇见什么样的事,都能很淡定的去面对,脸上笑容一直不减。

  可是现在……他淡定倒是挺淡定,就是脸上的表情太过于淡漠了。

  面无表情,犹如雕塑。

  “我能离开这里了……这还不算好吗?”老和尚笑道:“幸亏有你帮忙,如果没有你,可能那个怪物都得逃出去,到那时候…….”

  “逃出去了也不关你的事啊,你怎么就这么喜欢多管闲事呢…….”吴仙佛说着,面无表情的看着老和尚:“早就告诉过你,让你不要守在这儿,等它开始往外逃的时候……我会来帮忙的……用不着你…….”

  老和尚只是笑,没说话。

  听见吴仙佛说的这些话,我只以为他是在内疚,也是在替老和尚不值。

  因为他压根就不用在这里守着,天塌下来,有吴仙佛顶着,还轮不着我们。

  “我很后悔,也很对不起你。”吴仙佛低声道:“我当初就应该杀了你,让你解脱。”

  闻言,老和尚笑了笑,说,不用道歉,现在也不迟。

  “那个怪物呢?”老和尚又问,似乎还是有点放心不下,眼神里透出了一种焦虑:“你真的把它弄回去了?”

  “放心吧,它很快就睡着了,哪怕是睡不着,它也不敢出来。”吴仙佛低声道:“我的力量对它而言不足一提,但我追随的那个旧日者可不一样,有它的力量在这里坐镇,尔彼身根本就不算什么。”

  “那就好…….”老和尚笑道:“只要它出不来…….我就可以放心的睡一觉了……..”

  忽然,老和尚的笑容僵硬了一下,目不转睛的盯着吴仙佛,似乎是发现了什么,眼里渐渐出现了一种莫名的悲哀。

  “你别羡慕我,也别跟着我,你的路还长,需要你做的事还有很多……..”

  “我还想着咱们一起走,路上也有个照应,我也就不会无聊了。”吴仙佛摇摇头,低声跟老和尚说:“你先走一步,我随后就来。”

  一边说着,吴仙佛一边抬起手来,轻轻的帮他合上了眼睛。

  等他把手拿开,只见老和尚还瞪着眼睛,一动不动。

  “不会是死不瞑目吧…….”吴仙佛喃喃道,有些诧异的看着老和尚,又帮他合了一次眼睛。

  这次,老和尚把眼睛瞪得更大了。

  “我还没死呢,你着什么急!”

  看见这情况,吴仙佛也有些尴尬了,很不自然的笑了两声,摸了摸自己的鼻子:“还以为你没气了呢。”

  “我早就没气了,我是……你别乱来啊!”老和尚瞪着吴仙佛:“我先走你随后就来?你不会想要自杀吧?”

  吴仙佛摇摇头,说,不会,我没有那个胆子,如果有的话,我早就……..

  后面的话,吴仙佛并没有说出来,但老和尚明显是听懂了。

  “走吧。”

  吴仙佛低声道,面无表情的脸上,似乎多出了一丝悲戚的味道,隐隐约约的很不真切。

  在这时,遍布地下空间的砂砾都像碰见了斜坡,不断的往我们这边滚落着,如液体一般流动着。

  而老和尚身躯的边缘处,也有好几处沾染了砂砾的颜色,不动声色的碎裂开,之后又混在砂砾之中,往前方的大坑随波逐流过去……

  “可惜了。”

  老和尚喃喃道,似是在自言自语,目不转睛的看着吴仙佛,又侧过头来,看了我一眼。

  “可惜了…….”

  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