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八章 淡然(2)_葬鬼经

第七十八章 淡然(2)

2017-12-29更新

句。

  “你也有灾殃之主的印记,那就足以证明,它想把你收为眷族。”吴仙佛说道。

  我一愣:“啥子族?”

  “眷族,就是……解释起来有点麻烦,简单来说,就是追随者,明白了吧?”吴仙佛叹了口气,斜着眼睛看了看我,有些疑惑的说:“真不知道它看上你哪儿了,你的命格只能算是一般,资质勉强算是中上,当先生还行,当旧日的追随者真他娘的差远了,我……..”

  “能不能别打击我?”我有些纳闷的看着吴仙佛,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:“这块法印是秋雁的,不是我的。”

  “我比你清楚。”吴仙佛笑了笑:“是它让那个女人转交给你的,只不过她忘记这一茬了。”

  我没再纠结这个问题,有些着急的问他,需要我怎么做?

  “你拿着印记,去尔彼身旁边,距离它一米左右就行,不用靠得太近…….”

  靠得太近?

  我也得有那个胆子啊!

  看见那一只紧攥着老和尚的黑色手掌,我就感觉两条小腿在哆嗦,距离它一米……这是个危险距离啊……

  “之后呢?”我又问。

  “之后?”吴仙佛想了想,用手一拍脑门,笑得极为灿烂:“之后咱们就送尔彼身去睡觉,再送老哥去死,没问题吧?”

  “你啥意思?”我一愣。

  送老和尚去死,这句话说出来……我听着怎么这么怪呢??

  “要不是有人先吸引住了尔彼身的攻击,我们还真不好办呢……”吴仙佛没搭理我,嘀嘀咕咕的絮叨着,手里拿着沙身者的法印,将其当作画笔,在地上画起了符咒。

  听着金属碰触砂砾的声音,我感觉神经都绷紧了,心里慌得不行,因为我根本就摸不清吴仙佛打算干什么。

  吴仙佛发现我没挪步子,有些不耐烦的抬起头来,问我一句:“去啊,你还愣着干什么?”

  “你是准备干掉老前辈?”我皱着眉问。

  “算是吧。”吴仙佛笑了笑:“他就算被咱们救下来,魂魄也会受损大半,过不了三年五载,魂魄也会自然而然的消失,那咱们还不如帮他一把。”

  吴仙佛跟老和尚的关系不错,这点是我一直都能肯定的,但在这时候我却有些迷茫了。

  如果说要帮助自己人了断,那么这种事我也不是做不出来,我同样可以装得一脸轻松,仿佛自己什么都能看得开。

  但是吴仙佛的那种轻松可不是装出来的,是发自内心的轻松,像是在对待陌生人一样对待老和尚。

  我不知道是该说他看得开,还是说他性情寡淡,没有半点人味。

  真的,看见他这副满不在乎的样子,我挺想抽他的。

  “他在这里已经受尽了苦难折磨,熬了这么多年,今天终于等到了解脱的机会,你不帮他,难不成还想害他?”吴仙佛反问我,似乎是知道我在想什么,话里话外都有种解释的意味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我低声说:“对他而言,死亡就是解脱,我知道这点,但是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我停住了声音,没再继续往下说,转身就向尔彼身那边走去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吴仙佛的声音也悠然传来。

  “不光是对他,对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,死亡都是解脱…….”

  “你悲观得有点过分了。”我头也不回的说道。

  “如果有一天你跟我一样,看见了这个世界的本质,看见所谓的真相,你也会跟我持有同样的观点。”吴仙佛笑道:“如果有一天你见识到了真正的恐怖,看见了那些无处不在的东西,你肯定会跟我原来一样发疯的。”

  我没吭声,继续往前走着。

  “可惜啊,我解脱不了了。”吴仙佛叹了口气。

  “你死了不就解脱了?”我笑道。

  听见我这句带着火气的话,吴仙佛沉默了一会,没再说什么。

  等我反应过来自己的语气有点重,准备跟他道歉的时候,吴仙佛冷不丁的开了口。

  “我也想死,但我只能死在自己的手上,死在别人手上,对我来说是一种侮辱。”吴仙佛说道:“但你知道我为什么存在吗?”

  吴仙佛的精神状态好像跟正常人不太一样,说起话来都特别的跳脱,让我有点跟不上他的步调。

  “为什么存在?”我顺着他的话,下意识的问了一句。

  “我的存在,是为了证明我自己没有自杀的勇气。”吴仙佛说着,声音慢慢变低了,语气都有些失落:“谁都想解脱,而且解脱的方法都很简单,只不过……我不是那种有勇气让自己解脱的人。”

  我不知道该怎么搭腔,干脆就选择沉默,按照吴仙佛的指示,一言不发的走到尔彼身旁边,回头看了看他,意思是我这边准备好了,可以开始了。

  这时候我才发现,在吴仙佛脚下,有许多砂砾在跳动,砰砰砰的声音,连绵不绝的响着。

  “这世界是公平的,想要得到什么,就得失去什么,你还是没看清楚这点,如果你看清了,你也不会被它弄得这么狼狈。”吴仙佛笑着跟我说道。

  我看着他手里的法印,没吱声,也不敢吱声,一回头就能看见尔彼身,别说是回应他了,我连喘口气都不敢。

  “忠诚,虔诚,这就是我们追随者需要付出的东西,在那之后,交易才会达成,它们才愿意把力量借给我们…….”

  吴仙佛笑呵呵的说道,随手一扔,便将法印丢在了脚边。

  等我顺着法印掉落的轨迹,往地上看过去的时候,吴仙佛已经没影了。

  如果凭空消失一般,彻彻底底的从我视线里消失了,连点痕迹都没留下,但他的声音,却依旧在四面八方回响着。

  随之,风沙骤起,早已消失的号角声,也再一次被人吹响了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