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 服输(2)_葬鬼经

第七十六章 服输(2)

2017-12-28更新

对应。

  不光是这样,它们穿透进去的位置,恰好就是我埋藏落恶子的位置,这点是最让我诧异的。

  除了我这个宿主之外,竟然有外力能够感知到落恶子在哪儿……这跟老爷子说的对不上号啊!

  落恶子不是彻底融入我的肉身了吗??怎么会让它知道位置??

  惊慌失措之时,我也感觉到了身子里的变化。

  在以往的时候哪怕我不召出落恶子,也能多少跟它们产生一些联系,那种联系,能够让我清楚的感知到它们的存在,但在这时…….联系却彻彻底底的断了。

  “完了…….”

  伽他旬喃喃道,它说的话,也是我想说的。

  完了。

  我最大的底牌,就是那一只只埋藏在我肉身里的落恶子,但在这时候,它们却像是被人镇住了似的,彻彻底底的跟我断开了联系。

  别说是召出它们来,就是想感知到它们的存在,也是怎么都办不到的事。

  “老前辈……看样子咱们还是栽了啊…….”我很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容,强装着自己很淡定,一点都不拿生死放在心上:“这狗日的下手太绝,斗不过啊。”

  伽他旬…..不,现在不应该叫它伽他旬,应该是老和尚。

  在恢复神智之后,它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我这边,似乎很担心我。

  我不知道它是否感觉到了我体内的变化…….但从它说的话来看…….应该是多少猜到了一些。

  “别怕。”老和尚颤抖着,低声安慰道:“有我在,它还杀不了你,除非是我死了…….”

  老和尚很痛苦,每一个字里,都透出了这种情绪。

  紧握着它肉身的那只手,依旧在不紧不慢的使着劲,手掌也是越收越紧,骨骼碎裂的声音倒是少了许多,因为老和尚已经没有别的骨头可以被捏碎了。

  整个人就像是一条没有骨头的鱼,软瘫瘫的被那只手捏在那里,只能开口说话却动弹不得。

  别说是来救我了,就是自保…..恐怕它也没那个能力。

  我正要跟老和尚说几句话,宽慰他几句,却没想到自己忽然开不了口,嗓子眼就跟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,根本发不出声音来。

  在这时,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感,很突兀的从左侧颧骨那一块传了过来。

  那是一种撕裂般的剧痛,从颧骨开始,不断往下蔓延,直到左侧下巴处,才渐渐停歇。

  随着砰地一声闷响,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了。

  低头一看,那是个血糊糊的东西,有手掌那么大,看起来血肉模糊的,莫名有点眼熟。

  “这是…….这是我的皮肤??”我有些迷茫的看着那玩意儿,忍着疼,有些吃力的抬起手摸了摸,发现自己的左侧脸颊确实薄了一些,用手摸着还有点疼。

  放下手一看,掌心里全是带着腐臭味的鲜血。

  “小沈!!你脸上怎么了?!”

  “没……没怎么……”我笑了笑,把手掌放下去,不动声色的背在背后。

  我的手在哆嗦,还他妈是因为害怕在哆嗦,所以我不能让老和尚看见,要不然他非得担心死…….妈的要说这怪物也够狠的啊!我跟它什么仇什么怨?!至于玩剥皮拆骨这一招吗??

  “老前辈,咱们俩算是栽了,但其他人跑了,应该能跑掉……”

  听见我的话,老和尚似乎是意识到什么了,有些愣神的看着我,过了几秒,这才露出一抹不自然的笑容。

  说来也怪,他明明是盯着伽他旬的皮囊,从头到脚都是一副怪物的模样,但在露出笑容的时候,我却能感觉到那种莫名其妙的慈祥。

  或许这就是老爷子常说的佛性吧。

  佛性不在皮囊,而是在内心。

  哪怕老和尚盯着伽他旬的模样,等他慈悲的时候,照样看着如同佛陀。

  “他们跑了?”老和尚问我:“跑了多久了?”

  “挺久了。”我笑道:“如果算他们是全速跑的话……现在应该快要下山了。”

  老和尚嗯了一声,说,那就好。

  “那就好……”

  老和尚叹了口气,也不再挣扎,回头看了看浑身裹着胶状物的尔彼身,笑得很是无奈:“入魔对付不了它……你那个法印借给我的力量……也搞不定它……这怪物不简单啊。”

  “法印借给你的力量?”我愣了一下,好奇的问:“它是自己借给你的?”

  老和尚点点头,说话的时候,语气莫名的沉重,好像还有点后悔。

  “对不住啊…..对不住啊…….都拼到这一步了…….我还是没能保住你的性命…….”

  “得了,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,我也不怨你,用不着自责。”我笑道:“死在这里也能算是命数,随便它怎么折腾吧,十几年后,咱们又是一条好汉。”

  说着,我抬起手揉了揉鼻子,不敢让老和尚发现我的情绪低落,笑声听着都有点勉强了。

  “我爷爷经常说,该搏命的时候就得搏,实在搏不过了,咱就得认,愿赌服输啊。”

  就在这时,这个地下空间的入口处,冷不丁传来了一个年轻人的声音。

  “阎王爷也会愿赌服输?不应该吧?”

  这人说着,还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。

  “沈哥,这次的事你办得有点丢人啊,我是真没想到你们会被弄成这样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