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落恶子的动作(2)_葬鬼经

第七十三章 落恶子的动作(2)

2017-12-27更新

>

  是让人有了一种错乱感,恍如身在梦中。

  那些线条越来越多,一条接着一条的不断出现,直到半分钟后,那种不断往外冒线条的情况才得以停歇。

  但在这时,散发着柔光的线条,已经大概的勾勒出了下面那怪物的轮廓。

  那就是一个大圆球,跟大脑怪的模样差不多,是个球状的怪物。

  在我观察它动静的时候,它也在不动声色的往上飘浮着,跟氢气球一样,不断攀升,像是脱离了地心引力,很快就从天坑里浮了出来。

  直到这时我才看清楚,那怪物身上的眼睛都睁开了。

  那一圈眼睛,都在盯着伽他旬看着,眼里的警惕任谁都能感觉出来。

  这种情况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了,但不得不说,我心里也生出了一丝希望。

  从目前的局势来说,伽他旬肯定不是单纯的伽他旬,沙身者跟它之间应该是有一定联系的,而且很有可能……沙身者从某种我想不到的角度,增强了伽他旬的力量。

  如果不是这样,尔彼身根本就不会露出那么警惕的眼神。

  我正琢磨着伽他旬对上尔彼身的胜算有多少,哪怕有一丝,我也觉得这次的事办得值了,老和尚入魔也入得不冤。

  但还没等我想明白,伽他旬忽然嘶吼了起来,没等尔彼身先攻击它,这怪物就勾着腰猛地一窜,先一步对尔彼身发起了攻击。

  就凭这种气势,这种胆气,也不亏是佛家经典之中记载的大灾劫…….

  作为佛敌,就该有这种气势!

  要是连它都没有胆子对上尔彼身,我就更不用提了,绝对是气势如山倒,都不用搏命就输了一半。

  但是现在…….我也想博一次了。

  嘭的一声闷响,伽他旬的身子已经碰触到了尔彼身,而在那瞬间,尔彼身体内的那些彩色线条,也在刹那间亮了起来。

  所有线条的亮度都在瞬间升高了七八倍,像是有强大的电流穿进去了似的,我都感觉有点刺眼了。

  与此同时,遍布地下空间的黑色粘液,也开始了疯狂的蠕动,凝聚出了越来越多犹如蛇类动物的玩意儿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伽他旬操控的。

  下一秒,这些“黑蛇”就调转方向,绕到了尔彼身的后方,之后又齐刷刷的扑了上去,不断的撞击在尔彼身的肉身上。

  从那时候开始,尔彼身散发出来的光芒,就不断的开始闪烁,状态很不稳定,应该是受到了这些东西的影响。

  看见这一幕幕,我先前都被埋在心底的希望又冒了出来。

  尔彼身的力量绝对不是后世人能够想象的,哪怕是后世的冤孽,佛家所说的佛敌,也应该不足以跟它抗衡。

  但现在的局势已经很明显了,伽他旬有别的力量相助,如果不是这样,它是不可能让尔彼身落到这种窘境的。

  估计尔彼身不是不想攻击,是暂时性的被压制住了,又是让伽他旬跳在身上又咬又啃,又是让那些粘液构成的“黑蛇”不断撞击。

  它应该挺难受的。

  “敢上去试试吗?”我压着嗓子,不动声色的问了落恶子一句。

  它没吭声,眼神有些凝重,但也没有不愿意的意思,过了会才点点头。

  “那就上吧,咱们趁热打铁,看看能不能…….”

  没等我把话说完,落恶子忽然抬起一根手指,轻轻在我另外一只手的脉门上点了点。

  这动作让我有些郁闷,完全没摸清楚它想干什么。

  但也没等我多问,落恶子自顾自的用指甲划开了我的皮肤,力度还挺大的,被它划开的伤口非常深,几乎可以见骨。

  那种毫无预兆向我袭来的疼痛感,直让我想骂街。

  冤孽果然是他妈的冤孽,这些化外生灵真是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啊…….就算是要动手,好歹也跟我招呼一声啊!

  冷不丁的就给我开个口子,要是再有下回,落恶子下手再狠点,还不把我脖子给割了??

  “你搞什么鬼??割我脉门干什么??”我皱着眉问道,看着落恶子的眼神有些警惕。

  落恶子呜呜咽咽的叫了两声,看它那眼神,似乎还挺委屈的,像是在辩解什么。

  一边呜呜的叫着,一边用手指点了点我的伤口,示意让我看。

  此时,伤口已经开始往外冒黑水的,就跟先前我召落恶子的情况一样,那些带着臭味的粘液,不断从伤口涌现,顺着手腕流淌在地面上,又跟伽他旬弄出来的那些粘液融合到了一起。

  几乎是短短数十秒的工夫,一只怪物才能拥有的利爪,毫无预兆的从那里面伸了出来……

  那是我梦寐以求都想召出来的……第二只落恶子?!!

  “沙身者……伽他旬…….落恶子……..”

  我满头雾水的看着这一幕,心里虽说兴奋,但也犯着嘀咕。

  “都有共同点…….都有联系…….之前召不出来是力量不够……..难道现在就够了??还是我也借用了沙身者跟伽他旬的力量?!”

  就在此时,抱着我的落恶子,又抬起手指,在我另外一个埋藏落恶子的位置,用指甲轻轻的划开了一条口子。

  我能感觉到自己与那些落恶子的联系,也能感觉到体内生气的急速消逝……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!!

  “我能召几个??!”我问落恶子。

  它点点头,又摇摇头,在另外一处划开条伤口后,就收了手。

  落恶子呜呜的叫了两声,似乎是在告诉我,这已经是极限了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