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二章 魔(2)_葬鬼经

第七十二章 魔(2)

2017-12-26更新

>

  仔细观察了半分钟,我发现这些液体跟落恶子出现之前,从我体内流出的粘液很相似,只是气味有一定的差异罢了。

  “哈……哈…….”

  这时候,伽他旬忽然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嘴角往两边咧了起来,眼神之中的兴奋,也在瞬间转化为疯狂。

  它的双蹄似乎不会被那些粘液粘住,或是说,它整个身子都是浮在粘液上的,就跟踩在实地上差不多,奔跑起来还会发出踢踢踏踏的声音。

  伽他旬直接窜到了气脉口,张开嘴,露出了满嘴的獠牙,直冲着气脉里嘶吼了起来,像是在挑衅。

  不得不说,就凭这点来看,我是挺佩服伽他旬的。

  冤孽都有趋吉避凶,趋利避害的本能,旧日生物的强大连我们这些活人都能感受到,更何况是它呢?

  但就算如此,它也一样的不怂,照样站在气脉外面骂山门。

  这种胆气可不是我们能够望其项背的。

  骂了没一会,我只感觉地面轻轻颤动了两下,一根约半米长的黑色钢刺,瞬间就从气脉里窜了出来,看那势头,应该是冲着伽他旬脑袋去的。

  可这一次它却没能得逞,伽他旬的反应速度极快,猛地抬起手,轻轻一握,就把那根黑色长刺握在了手心里,像是没使半点力气那般,咔嚓一声就给捏断了。

  “尔彼身的攻击……竟然让它挡住了…….”我瞪大双眼,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,自言自语道:“难道伽他旬的力量能跟尔彼身相抗衡…….这不应该啊…….”

  在这时候,我忽然发现兜里的法印变烫了,像是丢在火里让人烧红了一般。

  那冷不丁的发烫,直让我疼得龇牙咧嘴,差点没叫出来。

  等我忍着疼把法印从兜里掏出来,只见这玩意儿已经变色了,整体都变得灰白,而且表面还起了许多毛刺颗粒,摸着有些硌手。

  仔细一看,那些毛刺都是从法印里钻出来的……一个个类似黑色小虫的东西。

  我摸到的地方,就是它们的脑袋。

  这些虫子最大的不过米粒大,最小的都快看不清了,只能模糊看见一个小黑点。

  它们从法印里钻出来之后,就直接掉落在了我们脚下的黑色粘液里,并且漂浮在粘液之上,迅速往伽他旬的方向游去。

  由于它们的体积很小,再加上身体表面的颜色跟粘液一样都是黑的,所以在跟我拉开一定的距离后,就看不见了。

  但从伽他旬拍打胳膊的动作来看…….那些虫子应该是爬到伽他旬身上去了,貌似还给伽他旬造成了不小的困扰,看起来把它弄得挺烦躁的。

  跟拍蚊子一样,伽他旬不停的拍打着身上各个部位。

  与此同时,气脉口那边也出现了异状。

  入口处开始有规则的龟裂,无数条裂缝从入口起始,不紧不慢的往四面八方延伸着…….

  过了半分钟左右,那些布满裂缝的石砖就开始坍塌了,不断的塌陷到气脉里,而那个入口也是越变越大……..

  伽他旬应该是感觉到什么了,嗖的一下就窜了出去,动作无比的灵活,跑起来还挺稳当,天知道它那一双小蹄子是怎么保持平衡的……

  说来也巧,它前脚刚跑出去,后脚那边就坍塌了,并且还塌得不是一般严重,无数残渣碎石都掉进了那个大窟窿里,看起来那就像一个准备吞食外界的天坑,并且还在不断的扩大。

  “你能斗过它吗?”我问落恶子。

  落恶子往伽他旬那边看了一眼,摇摇头。

  “下面的那个呢?”我又问。

  一听我这话,落恶子摇头的动作更大了,眼神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惧怕,满是无奈的看着我,似乎搞不定那些东西,让它挺惭愧的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落恶子抱着我,也在不断的往后退着,控制着速度,不紧不慢的跟那个塌陷的洞窟拉开距离。

  等它停下脚,那边塌陷的趋势也止住了。

  整个大殿至少有一大半都被那个天坑吞噬。

  打眼往那边一看,只觉得有种说不上来的压迫感。

  虽然窟窿里没有任何光线存在,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,但我总能感觉到……尔彼身就藏在那片黑暗之中,正在不动声色的窥视着外界。

  “啊啊啊!!!”

  伽他旬毫无预兆的嘶嚎了起来,双手紧捂着脑袋,不停的摇晃着,嘶嚎的声音听来也无比的痛苦。

  伴随着它的声音,遍布整个地底空间的黑色粘液,也齐刷刷的蠕动了起来,无数个拳头大小的鼓包,就那么出现在粘液之上。

  不光如此,许多筷子粗细,由黑色粘液构成的“线条”,也从鼓包里钻了出来。

  像是蛇类动物一般,高高的支起了身子,疯狂的扭动着身躯,似乎是在跟伽他旬遥相呼应。

  没等我搞清楚状况,那些足有两三米高的黑色线条状怪物,直冲气脉口就窜行了过去。

  它们飞速爬行的动作,跟普通的蛇类动物几乎一致。

  “这是伽他旬搞出来的?”我好奇的问了一句。

  虽然落恶子是我召出来的“法器”,但它也有自己的思维能力,并且感知力也比我要强得多。

  看它的眼神那么兴奋,我敢肯定,落恶子绝对是发现什么了。

  “呜。”落恶子点点头,眼神越发的兴奋。

  这时,我手里攥着的法印也恢复了原样,先前它出现的异状,似乎都是我的幻觉,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那些…….不……那应该是真的!!

  我在紧握住法印的时候,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,这玩意儿跟伽他旬之间,好像是产生了一些我无法理解的联系。

  伽他旬……沙身者…….

  我想到这里,又抬起头往伽他旬身上扫了一眼,满头雾水的嘀咕着。

  “明明样子差距这么大…….我怎么感觉…….它们俩有点像呢…….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