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章 变魔(2)_葬鬼经

第七十一章 变魔(2)

2017-12-26更新

是凄惨。

  这种怪物似乎能感知到活人对佛法的憧憬之心,在对付那些能感觉出来,无比憧憬佛法的佛教徒,伽他旬都会不留余力的去折磨他,花费很多时间去折磨,到最后,才会一步步的杀死他…….

  扒皮,抽筋,拆骨,挖眼…….

  伽他旬对于这些残酷的刑罚,简直就是门清,都用不着教它,自然而然的都能悟出来。

  要是在即将面对尔彼身的情况下,还得对付一个伽他旬…….我觉得这都不用搏了,横竖都是一个死字。

  不过老天爷还算是心慈手软,没把我往绝路上逼,起码伽他旬对我还是挺友好的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无视就等于友好,这点毫不夸张。

  气脉那边,伽他旬还在聚精会神观察着里面的情况,看见这种情景,我顿时松了口气,捡起沙身者的法印仔细看了看,满头的雾水。

  黑袍王,沙身者。

  它们俩的气息在气脉里应该是产生碰撞了,但在这时候……怎么都消失了??

  难不成是传说中的同归于尽??

  应该也只有这个解释,才能把这一切都解释通。

  如果不是沙身者的气息消失,尔彼身又怎么敢从地窟里出来?

  “现在求神拜佛都没有用了…….只能求你啊…….”我苦笑着,自言自语似的念叨,看着手里拿着的沙身者法印,满脸的无奈:“你不是旧日时期的王吗?现在有个不守规矩的玩意儿在闹事,你也不说出面管管?”

  法印就是一件死物,从头到尾都是,任凭我说得天花乱坠,它也没有给我任何反应。

  我嘀咕了几句,也感觉有点失望,把法印揣进兜里,盘腿坐在地上,闭着眼冥想了起来。

  与其说是传统意义上的打坐,我觉得自己的状态更像是冥想。

  不念经不诵咒,但心里也不是空无一物,而是别有所求。

  我需要更多的力量,就像是当初对付九螭神时,那一帮落恶子援军一样…….就目前的情况来说,我的力量用来保护自己都有些勉强,想要跟尔彼身玩命,哪怕是死也要从它身上咬下一块肉来……

  这种事我办不到,起码我目前的力量还做不到这一切。

  落恶子,是我的底牌之一,但更多的落恶子,那才是我真正的底牌。

  在来到云南之前,我一直都觉得能够操纵一只落恶子是极限了,虽然我的肉身负担得起,但我的思维是有限的…….

  俗话说得好,一心不能二用,落恶子就是个实打实的例子。

  操纵一只落恶子已是极限,至于第二只……我能不能召出来都是个问题,这种事在四川我也不是没干过,但却从来没有成功过。

  想召出落恶子,那就必须依靠自己的感知力,从自己的肉身里找到那些黑色的块状物。

  像是火焰,也像是一团蠕动的肿瘤。

  那些玩意儿凭借肉眼是看不见的,只能闭上双眼,放空思维之后才能在黑暗之中看见。

  在召出第一个落恶子之前,我能看见许多这种块状物,但召出来之后,我就一个都看不见了,像是全部消失了一般,连点痕迹都没留下。

  不得不说,在四川练习了这么一段时间后,召一个落恶子出来,这已经是轻车熟路的事了。

  伴随着手臂一阵酸胀,我睁开眼往身边一看,地上已经出现一团正在缓缓聚集的黑色粘液,而站在气脉口的伽他旬,也在此时有了反应。

  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那般,双眼放光的看着我,眼神里满是兴奋。

  那种眼神很纯粹,不像是要害人的眼神,兴奋得就像是一个孩子。

  但它越是看我,我就感觉身上越是发毛。

  看了两秒,伽他旬似乎是做出决定了,转过身就向我走了过来。

  说句不开玩笑的话。

  我他妈的快吓尿了。

  “咕嘟。”

  说来也巧,就在伽他旬往我这边走了没两步,气脉之中,很突兀的传来了属于旧日者的那种水声。

  没等伽他旬有所反应,一根似是金属制成的黑色长刺,毫无预兆的从里面钻了出来,瞬间就捅穿了伽他旬的脑袋。

  伽他旬体内也有血液的存在,起码那种东西对它来说就是血液。

  那些黑色里夹杂着绿色脓液的东西,混合着脑浆子,顺着伤口就在往下流……

  那一根长刺不单是捅穿了伽他旬的脑袋,也顺势从眼眶里穿出,直接把伽他旬的眼珠子给刺爆了。

  绝对是爆了,这点我能肯定。

  因为在穿刺过去的一瞬间,我听见了很轻的一声,砰地一声脆响,有点类似于气球爆裂的声音。

  看见这一幕惨状,我不由想起先前老和尚惨败的局面。

 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…….伽他旬根本就没事啊!

  除开看起来惨点,其余的情况都很正常,连伽他旬自己都不觉得受伤了,反倒是很意外的回过头,往气脉那边看了一眼,似乎在好奇是谁这么大胆偷袭自己。

  它的感知能力不比别的冤孽差,很快就发现了气脉里的尔彼身,并且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作。

  只见伽他旬抬起手来,一把握住捅穿了自己脑袋的黑刺,硬生生的就把它从脑袋里抽了出来。

  那些夹杂着脓汁脑浆子的液体,顺着伤口流了一地。

  但伽他旬并不在乎这个,它现在只想找尔彼身撒撒气。

  只听嗖的一声,伽他旬毫无预兆的甩出了手中的长刺,仰头嘶嚎了起来。

  身上散出了一阵浓重的尸臭味,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液体,在伽他旬脚边开始流淌,聚集。

  那些东西似乎是从伽他旬的肉身里渗出来的…….看着莫名有种熟悉感……

  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