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人情(2)_葬鬼经

第六十八章 人情(2)

2017-12-24更新

>

  “具体的不方便多说,反正你自己领悟意思吧。”我笑道:“我会想办法拖住它的,尽量给你们争取时间,你…….”

  “跑!!!”

  老和尚的这一声暴吼,直接把娑婆寺还没坍塌的殿顶,全都给震塌了。

  听见他的声音,何息公也凝重了许多,看了我一眼:“貌似你看见的那些都是真的啊。”

  “我就说是真的,你还不信…….”我苦笑道:“走不走?再不走,连你也得搭在这儿,我能看出来,你有别的事还没办,你不怕死,但你现在得惜命,是这样吧?”

  何息公不说话了。

  “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,跟在你身边的小孩…..是你徒弟还是你家人?”我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  听见我提到这茬,何息公表情僵硬了一下,很明显的有些紧张。

  但很快,他的表情就松懈了下来,眼神里满是无奈。

  “他娘的……”何息公苦笑不止:“我还是小看你了…….”

  “你跟我们交易的时候,提到了一条命这三个字……你应该有别的目的吧?”我好奇的问道:“一条命?是你的?还是那个孩子的?”

  何息公叹了口气,说,他的。

  “走吧。”我笑了笑:“记住答应我的事,就当是给那孩子积德了。”

  何息公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笑容变得有些苦涩,从我手里拿回法印后,直接揣进兜里,站了起来。

  “还有什么遗言吗?”

  闻言,我稍微沉默了一阵,把按在阵眼上的手掌收了回来。

  这个阵早就失效了,是在我恢复意识之前,那种气息流动的感觉已经彻彻底底的消失,我身上的疼痛感,也早就不见了。

  之所以我一直按着,都是想麻痹陈秋雁,以免她多想,现在她人走了,我也就…….

  “给秋雁带一句,就说我对不起她,骗她一次,以后不会了。”我低声道:“如果你有机会跑回去,记住去成都,再给我爷爷带一句,就说他孙子以后……..”

  说到这里,我咬紧了牙,身子不断的颤抖着,怎么也说不下去。

  想让何息公给老爷子带的话很多,真的很多,但我不知道为什么,话都堵在了嗓子眼里,怎么都说不出来。

  沉默了一会,我摇摇头,从兜里掏出烟来,自顾自的点上一支,大口大口的吸着。

  “走吧。”

  “没别的话了?”何息公问我。

  我嗯了一声,说,没了。

  “吱!!!”

  爩鼠毫无预兆的嘶叫了起来,两只小爪子搭在我手臂上,不停的扯着我衣服,似乎是想让我走。

  它的力气很大,哪怕我使出浑身的力气也不足以跟它对抗,硬生生的被它拖出去了两三米。

  我一咬牙,猛地坐直身子,一把将爩鼠抱进怀里。

  “别他妈叫了!你有更重要的事去做!明白吗?!”

  “吱吱!!!”

  “老爷子得靠你保护,秋雁也是,你是不是想看我们全死在这儿你才满意?”我红着眼睛问它。

  爩鼠仰着头看着我,嘴里不停的发出悲鸣,黄豆大小的泪珠,不断从眼里流出来,掉落在地上。

  “你个畜生就是太聪明了…….要是你听不懂我们说话就好了……..”我苦笑道:“让秋雁带你走,她肯定会觉得不对劲,所以我只能让你留下,但现在我让你走,你能走吗?”

  爩鼠吱吱叫着,不停的流着眼泪,身子剧烈的颤抖着。

  那种悲痛到极致的嘶叫声,听着犹如小孩在哭,在悲泣。

  “我也舍不得你,但是……现在不是没办法吗?”我苦笑道,抬起手,揉了揉眼睛,没敢让爩鼠看见我通红的眼眶:“你先带着他们跑,好不好?听我一次,就这一次!”

  “吱……”

  “嘭!!嘭!!嘭!!!”

  又是一连串的巨响,整个娑婆寺都摇晃了起来,这个地底洞穴的顶端,也开始往下掉落碎石了。

  随之,那种从气脉里传来,危险到极致的气息,也距离我们越来越近。

  “走。”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抬起手放在爩鼠的小脑袋上,跟以往一样,重重的揉了揉它脑袋上的绒毛:“小胖乖,保护其他人的任务,都交给你了。”

  说着,我抬起头看了何息公一眼:“别忘了帮我的忙。”

  “你他娘的…….”何息公咬着牙看着我,眼里的神色异常复杂:“如果我就这么跑了,是不是还得欠你一个大人情啊?”

  “可不是么!这人情大了去了!”我笑道:“你就说你愿不愿意欠吧!”

  何息公一跺脚,咬着牙骂了起来。

  “都他娘到这份上了,不欠也得欠啊!”

  话音一落,他没等爩鼠反应过来,一把从我怀里夺过,抱着就往出口的方向跑,而爩鼠也放弃了挣扎,吱吱的嘶叫着……

  我听着离我越来越远的脚步声,脸上露出了一丝轻松的表情,但颤抖的双手,却怎么都控制不住。

  “都以为我想死么…….我他妈也不想啊……..”

  我喃喃道,看着自己颤抖不止的双手,深知内心的恐惧。

  “我还没活够…….我也不想死…….我他妈舍不得你们啊……..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