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隐瞒(2)_葬鬼经

第六十七章 隐瞒(2)

2017-12-24更新

旧在挣扎着。

  连着嘭嘭嘭的几声闷响,老和尚的左腿,右手臂,右胳膊,都被一根根黑色长刺给穿透了。

  在这时,老和尚毫无预兆的放弃了挣扎,抬起手中的金刚杵,猛地向自己心脏处扎去。

  几乎是在瞬间,金刚杵就穿透了他的肉身,而他的身子,也出现了新一轮的变化。

  无数刺眼夺目的金光,就这么从他身上散发了出来。

  并且这些金光还互相吸引,凝聚成一个圆环,像是绳套一样,套在了老和尚的腰间。

  当这些金光出现的时候,老和尚胸腔上的伤口飞快愈合到了一起,其余地方的伤势也有好转,它们正在以肉眼看见的速度恢复着。

  我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手段,但直觉告诉我,老和尚是准备搏命了。

  “跑。”

  忽然,老和尚的声音冷不丁出现在我的脑子里,我原本还以为是幻觉,仔细一看,这才发现老和尚在紧盯着我。

  他貌似能看见我了。

  “跑!!!”

  又是一声暴吼,我被吓得一哆嗦,等我眨了眨眼,四周的景物又变回来了。

  我回到了娑婆寺大殿内,依旧盘腿坐着,用手按着地上的阵眼。

  娑婆寺的殿顶已经坍塌大半了,我们头顶上这一片都是空着的,还没坍塌完的地方都在角落。

  爩鼠,何息公,陈秋雁。

  他们没有出半点意外,仍然站在距离我不远的地方,小心翼翼的往我这边看着。

  “你没事吧??”何息公忍不住问了我一句,声音很大,几乎是喊出来的,每一个字都在发抖:“你刚才身上被一层灰雾罩住了……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

  我没吱声,强忍着心里的恐惧,转开话题反问了一句:“刚才你们是不是听见声音了?”

  “什么声音?”何息公一愣。

  “老前辈喊的,从气脉里传出来的。”我不动声色的说道。

  “他一直在喊杀,刚才好像还喊了一声…….但我没听清啊。”何息公皱着眉,问陈秋雁:“你听清了吗?”

  陈秋雁摇摇头,说,没有。

  我刚才看见的一切,如果不是幻觉,那真的没办法解释了。

  地窟距离地面有一定的距离,就算我有透视眼,也不可能那么接近老和尚,看得那么清楚…….

  但如果那是幻觉,我听见的声音跟陈秋雁他们听见的差不多,这又怎么解释?

  是因为我听见那些声音,所以才导致出现了相应的幻觉,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种?

  我觉得不是。

  那些画面太真实了,就算是我想多了,我觉得自己也该搏一搏,起码要做出一个相应保险的措施。

  “那些灰雾是沙身者给我的。”我不动声色的回道,把头转了回来,目不转睛的盯着气脉口,生怕陈秋雁他们从我表情里找出破绽:“它在帮我们。”

  “帮我们?”何息公的语气很是疑惑,半信半疑的问我:“它准备怎么帮?”

  “我不知道,我根本就看不见它,只能模模糊糊的听见一个声音,那声音还分不出男女老幼……..”我皱着眉,装作自己也很疑惑的样子,满头雾水的说:“沙身者说,它需要一个载体,能够暂时性承受它力量的载体。”

  “真的吗??”陈秋雁的语气带着希望,也带着欣喜,对我说的这些话没有丝毫怀疑,似乎是无条件的选择信任我:“沙身者真的愿意帮我们?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真假,但我感觉……它不像是开玩笑。”我低声说道:“你们先撤出去,咱们得抓紧时间,打一个配合战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何息公有些诧异的问我,语气里的怀疑倒是减弱了许多:“咱们要怎么配合?”

  “在娑婆寺入口的正西方,距离咱们两公里左右,有一块横在山腰上的灰色石头,把那块石头搬开,底下有一个雕像…….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雕像,它没说清楚。”我皱着眉说道:“它让你们把雕像拿走,移动到东边那一头,大概有四五公里吧,那里也有一块巨石,你们把雕像放在那下面就行。”

  “四五公里?”何息公似乎是有些纳闷了,没等我反应过来,他抬脚就向气脉口走来,也不在意我,站在气脉口边上,往里扫了两眼,又回头看了看我:“你说的那地方,好像是有那么一块石头。”

  我没吭声,抬起头来,一言不发的看着何息公。

  他的眼神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无奈,似乎是猜到我在想什么了,但却没有戳穿我。

  “放雕像的石头不在两公里外,我去过那里,距离这儿少说也有十里地,你是不是听错了?”

  “应该是吧。”我皱着眉说:“它说话的声音有点模糊,我也没听清啊,反正你们一路找过去,不在两公里,就在十公里,尽快去吧。”

  “那我去!”陈秋雁忙不迭的说:“我跑得比较快!把爩鼠留在这里保护你们!其他的交给我就好了!”

  “外面会不会有危险?要不你把爩鼠带上?”我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  陈秋雁说不用,外面的人奈何不了她,更何况最先的那一批旧教先生都死绝了,除非是有援兵来。

  “没援兵。”何息公笑道:“这一次的行动由我跟欢喜佛把持,没我们吭声,教内是不会派遣援兵过来的。”

  “这样啊…….那我就放心了……..”我笑了笑:“秋雁,你去吧,路上注意点,千万别大意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,那我先走了,你们自己小心!”

  陈秋雁说着,掉头就往出口的方向跑,听见那距离我们越来越远的脚步声,我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。

  “走吧。”我叹道:“你带着爩鼠出去,离这里越远越好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