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代价(2)_葬鬼经

第五十一章 代价(2)

2017-12-16更新

,那块法印!

  要是它与沙身者之间有联系,那么能救回我来,也就理所当然了,一切都能解释通了。

  而且陈秋雁从几乎身亡的地步恢复正常,又获得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力量…….这种种怪事,也都有了相应的解释。

  沙身者,大脑怪。

  我记得大脑怪说过,它追随的旧日之王,就是被称之为灾殃之主的沙身者,再加上大脑怪跟我的关系比较近,所以…….

  “你们是怎么找到那块法印的?”何息公满脸好奇的问我。

  我想了想,摇摇头,一句话也没说。

  虽然何息公跟我们暂时是站在一边的,但那些关于大脑怪的事,我觉得还是隐瞒下来比较好…….

  “秦哥,你的那些队友呢?”我回头看了秦兵一眼,有些担心的问道,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种不祥的预感,但我还是得确定一下。

  如果只是走散了,那么还有机会去搭救,如果是…….

  “死了。”

  秦兵说着,眼神也黯淡了许多,他一左一右的扛着白小平跟林珊珊,走起路来,有种说不出的沉重感。

  我知道那种感觉不是因为负重才有的,是他的情绪。

  秦兵眼里已经出现了很明显的死意,那种毫无生气的眼神,直让人看得心里发毛。

  说句不吉利的,那眼神就跟死人的眼神一样,看不出半点活人该有的神采。

  “追杀我们的旧教先生太多了,而且都是行里人,有修道的,也有修佛的,还有几个跟你一样的降师。”秦兵喃喃道,语气越发的低落:“虽然我们一直在逃,小陈也一直在帮我们反抗,不断击杀那些旧教的邪教徒,但还是……..”

  说到这里,秦兵沉默了下去,摇摇头。

  “最后活下来的,只有我们几个。”

  得到这个答复,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随着秦兵一起沉默着,气氛很快就沉重了起来。

  在距离出口越来越近的时候,我这才开口,低声问了陈秋雁一句,你们进娑婆寺的时候,老和尚没攻击你们?

  “他想攻击我们,但最后还是没有出手。”陈秋雁低声道:“他说,他觉得我们是好人,不是那些叛教者,而且我还戴着这个。”

  陈秋雁说着,指了指自己胸前佩戴的法印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爩鼠一直都没有吱声,像是被先前的那些事吓坏了,趴在我肩膀上,四只小爪子死死拽着我衣服,身子不停的打着颤。

  “幸亏你没事…….”陈秋雁抱着我的胳膊,似乎也不想撒手,眼睛红红的,低声说:“如果你真的出意外了…….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……..”

  “我命硬,不会出事的。”我笑道。

  “你们都叫我陈秋雁,但是我知道,我已经不是她了,起码没有原来那么纯粹,我就是我啊…….”陈秋雁压着嗓子,用只有我能听见的声音,凑到我耳边说:“我的记忆里只有你最真实,你要好好的活着才行,如果你死了,我就真的什么都没了…….”

  听见她的话,我心里猛地被触动了一下。

  是啊。

  陈秋雁“死而复生”之后,拥有了两套记忆,但那两套记忆,都与此时此刻的她无关。

  相比起陈秋雁与林纸鸢这两个名字,她只觉得现在的生活更真实。

  因为记忆终归是记忆,只是一些模糊的画面,或是一些隐藏在脑海之中,莫名其妙的景象。

  “我不会死的。”我低声道,算是在安慰陈秋雁,也算是在给自己加油鼓劲。

  面对旧教的先生,我不一定会死,但要是跟这次一样,又对上了旧日生物,并且还是近距离的接触…….

  我能存活到最后的几率,恐怕有点不乐观。

  除非每一次我的运气都好到极点,有人能搭救我,或者是大脑怪忽然出现帮我一把。

  如若不然,我的性命,很可能会终结在那些旧日生物的手上。

  ……….

  不一会,我们就从地底隧道走出,回到了入口处。

  老和尚看见我们从洞口里爬出来时,很明显的松了口气,手里还拨弄着念珠。

  在这之前,他应该还在念诵经文为我们祈福。

  “他们果然是去救你的…….”老和尚笑道,又问我一句:“下面情况怎么样了?那个怪物睡着了吗?”

  听见这个问题,我跟何息公面面相觑了一阵,都面露难色的摇摇头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我说着,转过身,看了看那座释迦牟尼坐像。

  此时此刻,这尊坐像上已经布满了裂痕,并且有许多缝隙里都在往外流黑水。

  那些黑水是什么东西,我不敢确定,但从上面带着的腐臭味来说……这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  “怪物比我们想象的要强。”何息公叹道:“我只是暂时性的让它陷入沉眠,想让它真的睡过去,恐怕还得费不少的工夫…….”

  “你的东西拿到了?”老和尚问了一句。

  何息公点点头,表情有些惭愧,说拿到了,但是事没办成,还得继续办。

  “那你就想个办法吧,如果你想不到,我就先杀了你,之后再去找那个怪物拼命。”

  老和尚说着,虽然脸上满是笑容,但笑容里的杀意,任谁都能感觉到。

  “办法不是没有,只是代价大了点…….”

  何息公一边说,一边往老和尚脸上看,语气有些为难。

  “有多大?”我问。

  何息公犹豫了两秒,说。

  “我能让它睡过去,但这里的人,肯定得死一个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