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星海(2)_葬鬼经

第四十九章 星海(2)

2017-12-15更新

我惊得不敢动弹。

  但最让我恐惧的,还是那一座缓缓从海底冒出尖来的高塔。

  那座塔跟宫殿的颜色一样,都是以黑色为主调,似乎是由石砖砌成的,能看出那无数长方形石砖的轮廓。

  塔尖往外冒的速度飞快,不一会,被大海掩盖的塔身就渐渐显露了出来。

  我不知道这座塔究竟有多高,但就它已经露出来的高度……至少有两三百米!!

  并且这座塔也不是垂直的,略微有些倾斜,那种看着怪异的幅度,实在是让人觉得这座塔有些扭曲,有种说不上来的厌恶。

  老爷子曾经说过,自然的力量高于一切。

  如果以后他又跟我提起这句嘱咐,可能我得在后面加一句。

  比自然更高一层的,是旧日生物。

  不用多想都能猜出来,这座塔肯定跟旧日生物有关,说不定还是黑袍王居住的地方。

  也只有那样高高在上的生物,才有资格居住在这种地方。

  或许是我的错觉。

  在我看着那座高塔不断观察的时候,我忽然感觉到有人在看我。

  那种突兀而来的感觉很是强烈,似乎是从塔顶的方向传来的,近乎于实质的目光,让我越来越确定…….有人在看我!

  当我缓缓移动目光,向塔尖那个传来不适感的位置看去时,我发现自己的右手臂忽然肿胀了起来,并且肿胀的症状还在蔓延,从右手臂一直蔓延至肩…….

  直觉告诉我,我不该抬头,不该去看塔尖那个莫名其妙的地方,再看下去,把目光移到我不该移到的地方,我会死得很难看。

  但一股肉眼看不见的力量,却不动声色的托住了我的下巴,缓缓往上抬着。

  塔尖…….最靠近塔尖的那个窗户里……站着一个身着黑袍的影子……或许它本体就是黑色而不是穿着黑袍……..

  砰地一声,我右手上那几根被弯折的指头,很突兀的炸开了。

  就像里面藏着炸弹,突然自我引爆了那般,连骨头都被炸成了碎块,许多烂肉都落进了海水里,迅速往下沉去。

  而那些从伤口里流出来的腐臭血液,则在地面上聚集成一股,恍如一条活着的蛇类动物,缓缓向我身后的湖水里蠕动而去…….

  疼痛感对我而言是其次的,让我无法忽视的只有那种难以言喻的恐惧。

  我第一次发现恐惧感竟然能如此的真实,而且这种比真实还要真实的恐惧,是远胜过绝望那种情绪的。

  在不知不觉中,那些炸裂出来的伤口,迅速开始溃烂,并且蔓延,短短数秒,那种溃烂的症状就延伸到了我的手肘处。

  骨头也烂透了。

  深受溃烂之苦的骨骼已经千疮百孔,它根本承受不住血肉的重量,毫无意外的断裂成了两截,手肘以下的部分,全都摔在了地上。

  我不知道站在塔里的那个人影,是不是传说中的黑袍王,但我敢肯定,那绝对是旧日生物之一,并且还是我见过的那些怪物里……最让我恐惧的…….

  仅仅是看着我……仅仅是跟它发生了目光的碰触…….我的肉身就莫名其妙陷入了崩溃的状态…….

 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崩溃,还是肉身蛊无法修复的崩溃,连蛊气都随之散尽的崩溃。

  生物与生物之间的阶级层次差异,确实是无法逾越的。

  无论是修为多么高深,懂得多少奇门妙术的先生,哪怕有肉身蛊这种异数保护肉身,也不可能敌过旧日的生物,跟它们为敌……胜算根本就是零啊!!

  伴随着砰砰砰的闷响,那种溃烂的症状已经蔓延至我胸前,整个人的力气在瞬间就消失了,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扑倒,重重的砸在了地上。

  我已经分不清现在是幻觉还是真实,那种面临死亡的感觉,是我这辈子都忘不掉的。

  真的。

  面临死亡时,我没有恐惧,没有绝望,只有解脱。

  那种无以言喻的轻松,足以让我怀着一种莫名的幸福感,迎向即将到来的死亡。

  生前所有的一切都被抛置于脑后,老爷子,陈秋雁,所有我认识的人,都像是跟我断绝了关系那般,在迎接死亡时,我感觉不到半点不舍。

  死吧。

  死了,一切都会归于最开始的状态,我也就不用再经受这种折磨。

  就在这时,我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声音。

  那声音非男非女,非老非少,没有半点特征可言,但听着却是那么的真切。

  “黑星坠入沙中,灾殃即将到来,星海也会随之死去,唯一万世永存只有……..”

  “灾殃之主。”

  当那人说到这里,我只觉得胸前开始发烫,像是被烙铁烫了那般,火辣辣的疼。

  等我艰难的使上劲,侧着头往胸前看了看,只见一道道似是火焰形成的图案,毫无预兆的涌现在我胸前。

 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。

  这个图案,就是陈秋雁佩戴的那块铜佩上,雕刻在正面的那个图案。

  此时,疼痛愈演愈烈,那些图案上夹杂的火光,也向我四肢百骸开始蔓延。

  当我的意识因为这阵疼痛感渐渐陷入模糊,某个熟悉的声音,也随之在我耳边响起。

  “世安!!你快醒过来!!!我们得赶紧跑!!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