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联系与异变(2)_葬鬼经

第四十七章 联系与异变(2)

2017-12-14更新

,发现我在看它,落恶子还露出了一种求助的神态。

  说实话,刚入行的那段时间,恐怕是我最幸福的时光了。

  跟鬼打交道,跟人打交道,这一切的一切,再怎么艰难,也不至于让我感觉到绝望。

  但自从我见过大脑怪,再遇见后来的九螭神…….越来越多超出常理的东西,已经让我的神经绷紧,只差绷断。

  人的接受能力是有限的,精神抗打击能力也是有限的。

  本以为鬼神就是我接触的极限了,但现在的那些旧日生物,却真的让我感受到了,什么叫做云泥之别。

  一个还没有苏醒的怪物都能让我跪在地上抬不起头,包括何息公在内,连动都不敢动,生怕冒犯了它。

  这么说,恐怕有些人还体会不到,把何息公换掉,闻人菩萨,老爷子,苗武人,或是那些在行里扬名立万的泰山北斗。

  让他们来这里,也一样得跪。

  “妈的…….这狗日的怎么这么厉害…….大脑怪跟它比都差了一截啊…….”我咬紧牙关,跪在地上,很勉强的保持着清醒,没有被恐惧冲昏头脑:“看样子它是真要醒过来了…….何息公不是说能稳住吗……..这他娘的是玩脱手了吧?!”

  这时,四周的气氛也变了。

  那些低语声距离我们越来越近,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幻觉,低语声似乎变得更真实了。

  地窟里好像凭空多出了成百上千的人,就站在那些黑暗而不可见的地方,不断的唱诵着,低语着,以表达自己对旧日生物的崇拜与敬仰。

  降至冰点的温度,也莫名其妙的开始回升了,这点变化给我的感受很直观,因为升温的速度太快,几乎是从零度左右,飞快的蹿升到了二三十度。

  炎热,潮湿,这就是我的感觉。

  地窟仿佛被人丢进了一滩温热的烂泥里,我皮肤毛孔都像被那些烂泥堵住了,完全流不出汗来,闷得我头晕,比发烧还难受。

  所有的一切都在升温,包括我们这些活人,但有一样东西保持了原先的温度,依旧冰冷得犹如刚从冰窖里拿出来那般。

  是法印。

  像这种金属制的物件,被我攥在手里,再加上气温的变化,它肯定也会随之升温,但从头到尾它的温度都保持着原先的状态……..

  不得不说,攥着它倒是挺舒服的,跟攥着冰块的感觉差不多。

  “完……完了……..”何息公冷不丁的说道,语气里满是恐惧。

  听见他的声音,我壮着胆,抬起头往他那里看了一眼。

  此时的何息公也正回过头来,满脸绝望的看着我,他的肉身,似乎也出现了一些变化。

  那种变化肯定是他事先没有想到的。

  枯萎。

  没错,只有枯萎能够形容他的变化。

  所有暴露在外的皮肤,很突兀的变得灰白,跟死人一样,好像还带着一种诡异的绿色。

  原本他的皮肤就有些褶皱,毕竟年纪大了,不像是青壮年那样,能把皮肤绷开,但是现在…..那些褶皱变得更加明显了。

  整个人在瞬息之间,就瘦了整整一圈,那种肉眼可以观察到的变化,吓得我连大气都不敢出,直接把呼吸给屏住了。

  经历了这种变化,何息公也没了声音,浑浊的双眼之中,死气更甚,连半点活人该有的神采都看不见,眼神都变得空洞了起来,只有脸上的恐惧依旧没有消失。

  “你怎么了??”我有些担心的看着他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只觉得这事出岔子出得有点狠,好像连何息公都有种要栽的意思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声音唤醒了何息公,忽然间,他的眼神变得清醒了一些,但身子还是动弹不得,保持着跪伏的姿势,头也没有动,很僵硬的看着我,说话的时候,几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声音。

  “联系…….”

  “它联系到我了…….”

  “别动…….动就会死……..”

  何息公说到这里的时候,眼角已经见血,还有一些泛黑的粘液充斥在其中,顺着眼角就开始往下流。

  没一会,他的鼻子里,耳朵里,也开始往外流出这种混杂着鲜血的液体。

  那种液体带着的腐臭味很熟悉,跟我体内血液带着的腐臭味很相似……..

  我咽了口唾沫,知道这情况已经超出他的掌握了,所以我不敢乱动,只能依照他的吩咐来。

  何息公半张着嘴,好像是合不拢,口水一个劲的顺着嘴角流着,眼睛也开始往上翻了,跟鬼上身似的,翻白眼的动作很剧烈,连身子都开始抽搐不止。

  那动作跟神态……真的很像是发羊癫疯的病人…….

  没等我反应过来,何息公啊的一声,忽然仰面朝上,整个人瘫倒在地上躺着,一边疯狂的抽搐着,一边嘶声嚎叫了起来。

  “啊啊啊啊!!!”

  那已经不是人类能发出来的声音了,鬼怪冤孽也绝对发不出来,似是野兽的嘶吼,但其中蕴含的疯狂……已经超出了我能够理解的极限…….

  说句没有根据的话。

  这时候何息公发出来的嚎叫,不像是无意义的惨嚎,反倒像是一种…….很特殊的语言……

  虽然我听不懂,推测也没有根据,但我确确实实是这么觉得的。

  在他那含糊不清的嘶嚎声里,好像有另外一个声音也在疯狂的吼叫。

  那绝对不是人类的声音。

  它不断的重复着,不断的咆哮着。

  像是在翻来覆去,不厌其烦的提醒着所有在场的生物。

  “啊啊啊!!!”

  “我….我是!!”

  “啊啊!!!”

  “神!!!!”

  很快,在我跟落恶子惊慌失措的目光中,何息公又出现了新一轮的变化。

  那种变化,甚至于……都让我开始怀疑这一切是不是梦,是不是幻觉…….

  何息公飞起来……不!!不是飞起来!!

  是他的肉身!!

  是他的肉身飘浮起来了!!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