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铜佩,法印(2)_葬鬼经

第四十三章 铜佩,法印(2)

2017-12-12更新

家上身,都是同理。

  有没有魂魄冲入自己的肉体,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体内必须有强横的气存在,无论是阴气阳气或是别的什么气。

  气才是一切的根源,想要让肉身变得更强,那就绝对跳不过“气”这一坎。

  先前欢喜佛在寺庙外大展神威的时候,他体内的气呈现出的“状”,就跟正常人相差甚远。

  虽然他体内的阴阳二气没有激增的现象,只是稍显混乱,但他的肉身里,却多出了另外一种气息。

  那似乎是法器带来的,我没有见过,但却莫名觉得熟悉,说不定就跟旧日生物有关。

  也是因为那些气的存在,欢喜佛的肉身才能在短时间内变成这样,随随便便就能抵挡住老和尚跟落恶子。

  可是那种情况就跟现在不一样了。

  何息公体内的气很浑厚,无论是阴气还是阳气,都超出正常人一定的水平,但要是跟落恶子比起来,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
  我不是说他达不到欢喜佛的水准,起码在这时候,他没有施展出来,只是以最普通的状态示人。

  所以说,我留一个落恶子镇场看着他,已经足够了。

  只要他敢用术法偷袭我阴我,落恶子就能在瞬间制住他。

  不敢说能够一击必杀,起码能给我争取一定的反应时间。

  走到怪物身前五米处,我忍不住停了下来。

  虽然我已经没那么害怕了,但那种犹如实质一般,铺天盖地向我袭来的危险感,却让我不受控制的停下脚。

  怪物身上的眼睛都是闭着的,应该是处在沉眠之中,还没有彻底的苏醒。

  回头一看,何息公正盯着我,按住人像的那只手,正在不停的打着颤,手臂上的灰色经络越发明显,还变粗了不少,全都鼓了出来。

  光是从看的来说,我觉得何息公应该是在玩命。

  他用肉身控制局面,负荷应该很大,那种对肉身的消耗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。

  我能感觉到,他按住人像的那只手臂,其中的生气,正在不断的流失,似乎是顺着人像流进了地里…….

  “快点!!我要撑不住了!!”

  这一句话我是从何息公眼里读出来的,他脸上的那种焦急,就跟火烧屁股一样,急得眼泪都快下来了。

  我叹了口气,也没多想,小心翼翼的趴在地上,匍匐前进,尽可能的不发出声音,慢慢往法印那边爬着。

  法印比何息公说的还小一点,本以为是一块印章,但凑近了,仔细一看才发现,那似乎是一块玉佩状的饰物。

  在那瞬间,我脑海里霎时就浮现过了……陈秋雁脖子上佩戴的那块玉佩…….好像跟这个的形状样式都差不多啊!

  一样的金属制物,看颜色,类似于红铜。

  底部我倒是看不清,但顶上那一块,往外凸呈弧形,像是一块凸面镜。

  在那上面,还跟陈秋雁佩戴的铜佩一样,刻画着一些花纹。

  我仔细看了一会,完全能够确定下来,这块法印跟陈秋雁的铜佩,除了花纹不一样,其余的细节基本都是相同的。

  形状,质地,大小,都差不多。

  唯一有区别的地方就是那上面的花纹,整体看来是一个五角星,不过这五角星并不规整,有的角长,有的角短,并且还带着扭曲倾斜的意思,看起来非常的别扭。

  在这个扭曲的五角星正中间,还有一个类似于人眼图案的花纹,底下刻着一些密密麻麻的东西,应该是文字。

  “难道陈姐拿到的是法印…….不是我们猜的装饰品??”我有些诧异的看着前方法印,只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了。

  装饰品,或者是一些特殊的饰物,哪怕跟旧日生物有所联系,也不会有太大的作用,最多只是一件信物罢了。

 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陈秋雁拿到的那块铜佩,十有八九跟这块我所见的法印一样,应该就是何息公嘴里说的,一种代表了宗教信仰传承的东西,里面蕴含着常人无法理解的力量。

  不过这也不对啊,如果是真的法印,那么我也应该感受到一些东西了,毕竟我能经常看见那块铜佩,陈秋雁也经常拿在手里把玩,没发现什么异样啊。

  要是那块铜佩里真的暗藏了旧日生物的力量,那么……..

  “咕嘟。”

  忽然,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水声,毫无预兆的在我头顶上方响了起来。

  听见那声音的瞬间,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心都提到嗓子眼了。

  我操。

  这他娘的不是旧日生物特有的声音吗??难不成这怪物醒了?!!

  由于我是匍匐前进的,所以在直视的角度上,我看不见这怪物的眼睛,无法判断这玩意儿到底醒过来没有。

  等我往后仰起头,面朝我正上方看了一眼,只见这怪物的眼皮子颤动了起来,露出了一条散发柔光的缝隙。

  那条缝隙里散发的光芒很难描述,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色彩。

  不…….那不能说是色彩…….那应该是所有色彩的本源…….是一种不该出现在阳世的东西!

  看见那些从怪物眼中散出的光芒,我不受控制的颤抖着,心中的情绪都被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所替代。

  我知道自己要倒霉了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