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气脉(2)_葬鬼经

第三十九章 气脉(2)

2017-12-10更新

,这才发现,从入口到底部,落差确实不大,跟我最初推测的差不多,也就是一层楼的高度。

  底下黑乎乎的,伸手不见五指,不打手电的话,基本什么都看不见,只能模糊感觉到迎面而来的微风。

  在我正前方,是一条往下倾斜的隧道,具体有多深,光是看也看不出来,只能跟着何息公慢慢往下走,顺便祈祷一下,这个老东西最好别阴我。

  “李四的死,是我没想到的。”

  听见何息公冷不丁的提起这茬,我表情稍微僵硬了一下,嗯了一声,也没多说什么,小心翼翼的继续听着。

  “如果你们杀的是张三,这事就不能这么算了。”何息公笑着,说起话来,语气倒是非常的轻松,似乎一点都不拿这些当回事:“张三跟我的时间最久,他就像是我徒弟,如果你们干掉的是他,可能咱们今天就没办法合作了,肯定得分出个你死我活。”

  何息公之所以会说这些话,恐怕还是为了敲打我,他是通过这些话在提醒我,别去动张三,动了张三,这事就不好了结。

  至于他这些话算是威胁还是提醒,我觉得应该都有,各占一半吧。

  “我给欢喜佛报张三的点,你就不恨我?”我好奇的问了一句。

  “耍点小聪明罢了,你来我往的过招,还没到把事做绝的份上,我恨你干什么?”何息公反问我一句。

  得到这个答案,我沉默着,没有再说话。

  “凰真人的徒弟去找过你们?”何息公冷不丁的问我。

  我没回答,转而问他:“凰真人是你打伤的?”

  “是我,但我跟他没仇,他自己也说不怨我,各为其主罢了。”何息公叹道:“跟他有仇的人是老二,真仙翁,这名字你听过吧?”

  我点了点头,说听过。

  真仙翁好像是道家的子弟,本名姓贾,全名贾仙人,在旧教六个先知里排行老二,实力仅次于站在金字塔顶的自在师。

  “他跟凰真人是旧识,两个人以前就有私仇,你死我活的还斗过几回,每一次都是凰真人占了上风,把他打得跟丧家之犬一样……”何息公笑着说道,语气里满是幸灾乐祸的味道:“但那也仅仅是以前,自打真仙翁入了旧教,他的实力可谓是突飞猛进,靠着旧日生物赐予他的力量,稳稳能压凰真人一头。”

  “那为什么打伤凰真人的是你?”我满头雾水的问道,只觉得怎么都想不通。

  虽然何息公跟凰真人的徒弟有过节,但要是真论到仇恨那个份上,旧教里也只有真仙翁跟凰真人有仇。

  既然如此,那为什么打伤凰真人的不是真仙翁,反倒是何息公?

  别人会怎么想我不知道,反正就我自己,如果我的实力突飞猛进了,跟我有仇的,欺负过我的,那肯定得遭到报复。

  并且这个报复还得是我亲自去施加,毕竟报仇雪恨不是小事,这种特殊的活儿,得自己干才有爽感。

  “是南自在让我去的。”何息公叹道。

  “南自在?那个排行老大的自在师??”我忙不迭的问。

  何息公点点头,说就是他下的命令。

  “老二早就想找凰真人报仇了,只不过老大一直压着,没让他去找事。”何息公无奈道:“他给我下的命令就一条,让我尽可能的拉拢凰真人,让他加入我们旧教,如果他答应了,那么一切好说,如果不答应…….”

  闻言,我愣了一下,问:“不答应你就动手?准备杀人灭口把凰真人做了??”

  “不是杀人。”何息公摇了摇头,说:“如果凰真人不答应,我就直接撤走,绝对不能跟他发生正面冲突,旧教还不到暴露的时候,必须要低调行事,尽可能的少树敌。”

  “那你们是怎么打起来的??”我满头雾水的问道。

  “他徒弟啊!”何息公说到这里,语气都委屈得不行了,万分无奈的说:“他徒弟就是个傻子!几句话说得不对味,二话不说,直接跟我们动手了,凰真人还在旁边拉偏手,我要是不还手,当天就得死在那儿。”

  说着,何息公还问我,应该明白什么叫做不能留手吧?

  不出全力,凰真人那帮徒弟也不会善罢甘休,所以何息公只能硬着头皮死斗。

  “斗到最后,凰真人重伤,我也是重伤,只不过我的恢复速度比较快,你看不出来罢了。”何息公深深的叹了口气:“受伤就算了,南自在还批斗我,说我没按照他的命令行事,坏了他的局,这能怪我吗?”

  听见何息公那种犹如怨妇一样的语调,不得不说,我对他另眼相看了。

  本来还以为他是个冷冰冰的杀人狂魔,但现在看来……这老头儿还挺絮叨的。

  我正准备多问一些关于旧教的问题,只听在我们正前方,比我们身处的位置更深处,忽然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打鼾声。

  “脚步放轻点,马上就到了。”何息公低声说道,语气不仅是凝重,还有严肃:“记住,无论你看见什么,你都得保持清醒,千万不要叫出声。”

  “这里能有什么?不就是那个怪物吗?”我虽说紧张,但还是忍不住的好奇:“我胆子不算小,一般的东西是吓不住我的。”

  何息公摇摇头,说。

  “不是怪物,是别的东西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