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突来的交易(2)_葬鬼经

第三十六章 突来的交易(2)

2017-12-08更新

息公叹道:“虽然是我打伤了他,但真正害你爷爷残疾的是养九生,跟我无关,我只是有那么一点责任。”

  我点点头,说是,这点我能理解,我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。

  “我知道有些事不是一两句话就能算的,新仇旧恨都难消啊,但李四已经死了,它是我费尽心力才炼制出来的尸,你把它做掉了,也算是让我吃了一个大亏。”何息公叹道:“你们沈家跟我的事,能不能就这么算了?”

  听见何息公这一番话,我除了震惊之外,再也没有别的想法。

  何息公说话的语气,跟他说的这些话…….难不成这老东西是在认怂??

  “我不是怂了,我只是讨厌麻烦。”何息公似乎能看透我在想什么,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跟你的追求不一样,咱们两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,有矛盾的话,大家都吃亏。”

  “你们在山里搞这些丧尽天良的事,我看不过去。”我咬了咬牙,想起那些惨死在法台上,受尽了折磨的那些无辜人,只觉得心里堵得慌:“拿小孩子做活祭……你们也他娘的干得出来!”

  “不是我。”何息公摊了摊手:“用活人祭祀,这种事我是从来都不会掺和的,因为这已经超出了我的底线。”

  “你说不是你就不是你?”我反问道:“在旧教里,你的地位可不低,六个先知里,你排行老四,这种事会没你?”

  何息公苦笑着摇摇头,说还真不是他,祭祀是专门有人负责的,顶头上司有好几个,其中一个,就是我们刚才弄死的欢喜佛。

  “你跟我们说这些,究竟想干什么?”我警惕的问。

  “对我来说,旧教只是一个渠道,一个帮我达到目的,帮我得到一些东西的渠道,我对旧教没有感情可言。”何息公坏笑道,那种狡猾的笑容,让我想起了做坏事得逞的七宝,他也是这副表情:“至于那些信仰,崇拜那些旧日的生物,我只是逢场作戏罢了,都是演给他们看的,要不然他们不会拿我当自己人。”

  我一愣,下意识的问,你是说,你是间谍?奸细?内奸??

  “不算。”何息公耸了耸肩:“我只是一个不称职的邪教徒,这个教派,只是我的垫脚石而已,我想得到的东西,他们给不了我,但我能通过这个渠道,自己拿到手。”

  闻言,我皱了皱眉头:“我觉得你是骗我。”

  “骗你?”何息公笑得更灿烂了,摊了摊手说:“如果没有我帮忙,你觉得你们能斗过胖和尚吗?”

  “撤出去不帮欢喜佛,这就是帮我们?”我反问道。

  “算,也不算,但最主要的是…….”何息公说着,回头往欢喜佛死的地方看了一眼,笑呵呵的问了一句:“那件法器有多强,你们也见识到了,如果不是它忽然失效了,你们能破开胖和尚的肉身?”

  听见这话,我还没来得及多问,老和尚敲打木鱼的动作一顿,冷不丁的问他:“法器碎了是你搞的鬼?”

  “那件法器跟旧日生物有关,通过地下的祭脉,能借来一部分属于旧日生物的力量。”何息公笑道:“祭脉畅通无阻,力量的传输,就不会受到阻碍,但要是祭脉被堵住了,这些力量就断了,那件法器也就会随之失效…….”

  “是你弄的?!”我忙不迭的问道,看着满脸得意的何息公,惊讶得不能自已:“是你把祭脉给堵住了?!!”

  何息公点点头,说,是。

  “那就怪不得了。”老和尚叹道:“但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做,哪怕你跟我们说这些,我也不会信你。”

  “原因很简单。”

  何息公说着,头也不回的指了指欢喜佛遗留在地上的血迹:“我想让他死。”

  “就因为张三的事?”我问。

  “那只是一部分,只占原因的三成,剩下的七成,都因为他太麻烦了,我不得不这么做。”何息公无奈道:“如果没有遇见这次的机会,我迟早也得找个时机,把胖和尚给杀了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们之间的矛盾有这么深?”我将信将疑的看着何息公,试探着问道:“在这之前,你们有私仇?”

  “有。”何息公点头道:“这胖和尚做事太绝,我实在是看不过去,而且他有事没事都爱找我的茬,老是盯着我…….”

  话音一落,何息公稍微停顿了一下,问我:“你应该明白吧?那种不自由的感觉,什么事都不好做,总有一双眼睛盯着你。”

  “你到底想得到什么?”

  老和尚似乎是好奇,也像是在打探,问这话的时候,表情略有些认真。

  “一条命。”

  何息公说道,脸上的笑容有了一些变化,语气也有种说不出的苦涩。

  “一条命?”老和尚愣了愣,似是没明白他的话。

  何息公嗯了一声,看了看我们,说。

  “言尽于此,信不信都由你们,我之所以下来,也不是来认输投降的,更不是来邀功的,我是想跟你们做一个交易。”

  说着,何息公点上一支烟,缓缓抽了起来。

  “地底的那一位快要醒过来了,你们挡不住,但如果你们帮我个忙,我能让它再睡回去,这交易,你们做么?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