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突然的退让(2)_葬鬼经

第二十九章 突然的退让(2)

2017-12-05更新

/p>

  “不是谁大谁小的问题,是原则问题。”欢喜佛说道:“有人做错了事,那就应该受罚,这是咱们教内的规矩。”

  “你定的规矩?还是教内大家一起定的规矩?”何息公不动声色的反问道,语气颇为不善:“咱们旧教的规矩,十条有八条是你整出来的,老大老二不管事,就你一个老三把持全局,玩这么大,你觉得合适吗?”

  “你觉得我定的规矩不对?”欢喜佛问道。

  “没人说你不对,因为他们不敢。”何息公叹了口气:“敢说你不对的人,都已经在土里埋着了。”

  何息公跟欢喜佛的争论很激烈,可以说是完全的针锋相对,谁都没有让步的意思。

  在那过程中,老和尚也没出声,默默的看着这一幕,目光闪烁,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。

  我也不敢随便说话,特别是在这时候,生怕一不小心就帮何息公他们打破僵局。

  最好就是让他们先忽视我们,忘记在场的还有敌人,忘记他们这一行的目的…….

  在这种基础上,他们再玩命的干一次,你死我活的斗一斗法,到那时候场面可就好看了。

  但不得不说,现在的情况,有些出乎我的意料。

  特别是何息公嘴里说出来的那些话,足以让我感觉到,旧教内部也不是那么的团结,有很多外人不知道的东西,正潜伏在旧教内部的许多人心里…….

  旧教的老大老二不在,只有老三欢喜佛掌权,他似乎并不能服众,只是靠着一些手段,才勉强让旧教稳住…….

  人心不齐,这可能就是旧教真实的一面。

  他们的信仰很坚定,但是对那些先知……真的有那么服气吗?

  何息公跟欢喜佛的地位差不多,按理来说,像是他们这样同一地位的人,感情再怎么坏,也不可能当着外人的面吵起来。

  现在他们开始闹了,只能说明一件事。

  何息公跟欢喜佛很不对头,张三的事,有可能只是一个导火索罢了。

  而且何息公也说了,他是后进旧教的人,貌似还让人给欺负了。

  他们之间有间隙,有隔阂,这就是我们能够利用的地方。

  “就凭你今天说的这些话,回去之后,我也能收拾你。”欢喜佛叹道:“老何,希望你别糊涂,你让一让,我把张三做了,我们之间还能…….”

  “那还说什么,打吧。”

  何息公冷不丁的说道,这一句话,基本上就等同于宣战了。

  说这话的时候,他身上透出来的杀气,任谁都能感觉到,毫不夸张的说,我是真的觉得何息公是下定决心要出手了,而且是下死手。

  他是真的想干掉欢喜佛。

  此时,那胖和尚也被弄得傻眼了,沉默了两秒,才试探着问何息公:“在这个节骨眼上,你连大局都不顾了?”

  “顾全大局?你还知道顾全大局呢?”何息公冷笑道:“我让你回去再说张三的事,你非得现在跟我犟,追根究底也是你的问题,还能怪我?”

  听见他们的这番对话,我都有点控制不住的激动了,妈的总算是说到正题上了。

  别废话,赶紧打,最好斗个两败俱伤,让我玩一次真正的乘人之危,把你们几个邪教徒全都给宰了…….

  “那你是想跟我动手?”欢喜佛问道,轻轻甩开何息公的手,往后退了两步,跟何息公张三拉开了距离。

  从这个动作就能看出来,在欢喜佛眼里,何息公跟张三联手,还是挺难对付的。

  特别是何息公,就算比他弱,也不会弱到哪儿去。

  真到了你死我活的时候,何息公开始搏命了,欢喜佛也不敢小觑他啊。

  “跟你动手?”

  何息公冷笑了两声,摇了摇头:“帮助真神破开封印,这是第一要事,我就算再不顾大局,也得顾着这事,毕竟我们已经为它努力很多年了……..”

  “那你是想…….”欢喜佛一愣。

  “你自己忙活吧,我去外面守着,再在这儿跟你吵,我怕一会真得跟你打起来。”何息公冷笑道:“有什么事,办完了大事再说。”

  一听这话,不光是我们,连欢喜佛也傻眼了。

  谁都没想到,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何息公,竟然会这么突然的退了一步。

  “行,那就回去再说。”欢喜佛迟疑的点点头,也没有再跟何息公针锋相对,似乎是冷静下来了,顺着何息公给的台阶就下去了。

  说真的,我有点想哭,功亏一篑,毁于一旦,就他妈是这意思啊!

  你们在这儿叨叨了半天也不打,逗着我们玩呢??

  还是你们旧教的人都是靠嘴皮子分胜负啊?谁厉害谁就赢了??

  “那我先上去了,有什么事,一会上来再说。”何息公说着,带张三往后退了两步,不动声色的往我这里看了一眼,又跟欢喜佛说:“那位马上就能破开封印了,有它在,这些小角色也为难不到你,能解决吧?”

  欢喜佛嗯了一声,摆摆手:“你带张三上去等我,别让它跑了。”

  何息公冷笑着没说话,又看了我两眼,转头就走了。

  虽然我跟何息公相隔的距离较远,但在那时候,我能非常肯定的说,从何息公的眼里,我看见了别的东西。

  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得意。

  我以为他是在嘲笑我,对于我挑拨他们关系的事,在何息公看来,或许都觉得这是一个笑话。

  可是那种得意,好像不是因为我,是因为别的什么。

  没等我琢磨明白,老和尚忽然上前一步,低声说:“不能等了,我刚才感觉到了,娑婆寺下镇压的那怪物要出来了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