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卖(2)_葬鬼经

第二十七章 卖(2)

2017-12-04更新

见这话,我没吱声,默默的琢磨着,何息公这番话的真实性有多少?

  老和尚却先一步开了口,很疑惑的看着他们:“就你们俩?”

  他问话的语气,真的没有挑衅的意思,我用听都能听出来,单纯就是觉得疑惑,觉得纳闷。

  你们六个先知加在一起都搞不定我,就你们俩过来,这不是送死吗?

  老和尚估计就是这么想的。

  “老何说的没错,有我们来,这就够了。”欢喜佛笑道:“不给同修们添麻烦,咱们冒一次险,咬咬牙这事也就办成了。”

  “还会往自己身上揽事?”我皱着眉,看了他们一眼,嘀咕道:“狗日的还挺团结啊,跟一家人似的,还客气起来了…….”

  “我们教内的同修,本来就足够团结,旧教就是一个大家庭,我们…….”

  欢喜佛说到这里,我冷不丁的想起,原来张三办过的某件事。

  我抬起手来,冲着欢喜佛摆了摆,示意让他先闭嘴,我有话要说。

  “你们很团结是吧?”我问道。

  欢喜佛点点头,说,是。

  “如果你们教内有人自相残杀,那你们这些当权的人,该怎么处置他们?”我不怀好意的问了一句,瞥了张三一眼。

  它跟我对视的时候,似乎想到了什么,眼神很突兀的变得惊慌了起来,但却什么话都没说,应该是害怕言多必失,打算静观其变。

  从张三那个惊慌失措的表现我就能看出来,它在上次堵我的时候,动手杀掉自己教内的先生,这事还没有传出去,起码欢喜佛不知道。

  至于何息公知不知道……我就真的看不出来了。

  “教内的人自相残杀?”欢喜佛一愣,似乎没想到我会提出这个问题,毕竟这问题跟我们现在的情况不搭边,跳跃性太大了。

  “是啊,自相残杀。”我笑道:“因为一点小矛盾,直接就把教内同修给做了,这事要是让你来处理,你会怎么办?”

  欢喜佛沉默了两秒,似乎是在想要怎么回答我,过了一会,才跟我打起了官腔。

  “具体情况,具体分析。”

  “一般来说呢?”我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杀人必须偿命。”欢喜佛双手合十的说道,语气里满是虚伪的悲天悯人:“一命抵一命,这就是我们的处理方法。”

  “一命抵一命?”我点点头:“这法子倒是挺公平的。”

  欢喜佛不傻,应该是感觉到我话里有话了,很疑惑的看着我,问了句,你是不是想说什么?

  “何息公身边站着的那个尸,你认识吧?”

  “张三?”欢喜佛一愣,转过头看着它,有些不解的问我:“它怎么了?”

  此时,何息公也看了看张三,虽然没说话,但我还是能感觉到,何息公眼里的疑惑。

  他想不明白,我为什么会忽然提到张三,这就说明…….张三办的那件事,瞒住了旧教的所有人,包括它的主人,何息公在内。

  “上一次,张三李四带着几个旧教的先生,在成都把我给堵了,那次的行动你们应该知道。”

  “知道。”何息公开了口,语气里满是疑惑:“那件事是我安排的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“可能你们旧教的先生跟冤孽三观不合,那几个先生跟张三因为一些小事吵起来了,还是当着我的面吵,场面那叫一个难看…….”我咂了咂嘴,煽风点火的说道:“吵到最后,张三没控制住脾气,直接玩偷袭,把那几个先生做掉了,连我这个敌人都不管,杀完人掉头就跑,一个活口都没留啊……”

  “有这事?”何息公愣了一下,急忙看着张三,问它:“你真的对同修动手了?”

  不得不说,张三倒是一条汉子,在这个节骨眼上,它压根就不反驳,也不辩解,点点头承认了。

  “你疯了?!为什么对同修下手?!”何息公着急忙慌的问道,语气里虽然有愤怒,但我能听出来,语气中更多的情绪,是惊慌失措。

  没错,何息公彻彻底底的慌了,这点我也没想明白,为什么会害怕成这样?

  难道是因为欢喜佛在场?

  “他们挑衅我在前,看见李四被擒,也不说上去帮忙,反而站在边上看戏,等李四死了,还想让我…….他娘的!!”张三咬着牙说:“老爷,这事我确实是做了,但我觉得自己没错,就算是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也照样弄死他们!”

  听见这一番话,我在心里都冲张三竖起了大拇指,牛逼!

  就这份硬气,足以让我高看它一眼。

  “那你就是承认了?”欢喜佛冷不丁的问道,语气平静得吓人:“你承认自己对同修下手,还因为一点口角冲突,把他们置于死地?”

  “是。”张三如实说道,语气万分的坦然:“一人做事一人当,这事就是我干的,我认。”

  欢喜佛嗯了一声,说,好。

  “你承认就好。”欢喜佛笑道:“我最讨厌的就是说谎的人,你很诚实,所以…….”

  说到这里,欢喜佛已经转过身,向张三走了过去。

  “我给你一个痛快。”

  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