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钟鸣(2)_葬鬼经

第十七章 钟鸣(2)

2017-11-28更新

洞。

  一开始我就想到过,如果旧教的人来了,把这个入口封死了,那我绝对得倒大霉,所以我才会让陈秋雁跟爩鼠留在外面。

  不管旧教来了多少人,有陈秋雁跟爩鼠在,总归有一点缓和的余地。

  我是千算万算都没算到,在意外发生的时候,陈秋雁跟爩鼠都来不及反应,直接让人把洞口给封死了…….

  不过这也不对啊。

  旧教的人有几斤几两,我没见识过,但多少也能猜出来一点。

  他们再厉害,也不过是闻人菩萨那个档次的。

  在短短数秒的时间内,一边抵挡住秦兵他们的热兵器,一边还得抵挡陈秋雁跟爩鼠的攻击。

  就在这种情况下,还能成功把他们压制住,并且还把这个隧道的入口给封住了,这么大的本事……我觉得旧教应该不可能有啊!

  想来想去,我只能推测,这一切都是个陷阱。

  在旧教还没出面的时候,法台就出现了自己摇晃的情况,那种摇晃的景象不像先生能够操控的,反倒像是这个法台活过来了……..

  “滋…….滋…….”

  耳机那边还是连绵不绝的电流声,我抬头看了看,只见洞口上方都让泥土给封死了,并且还往内部填充了不少碎石。

  原先从洞口到地面有两米的落差,现在只有一米五左右,而且上方还在往下散落碎石砂砾,像是要继续往下塌陷。

  站在原地,我仔细听了一会,隐约能听见砰砰砰的枪声,但不知道为什么,那阵枪声距离我所处的位置越来越远,似乎是在远离这里…….

  “没办法了……..”我叹了口气,缓缓绷紧了右手臂的肌肉,特别是脉门那一块,只感觉里面突突的有东西在跳动,似乎是想从我肉身里逃出来,皮肤都被绷得半透明了。

  不一会,脉门上就显出了一条缺口,像是被撕裂开的,数不尽的黑色粘液从伤口里流了出来,不动声色的在地上聚集着。

  那摊粘液上,先是出现一个个气泡,之后又出现了半张脸,表面不断的浮动着,没多久,落恶子就将自己的右手从粘液里伸了出来,带着一身的腐臭味,缓缓爬出。

  看见站在我身边的这个怪物,不得不说,我安心了一些。

  像是这种只存在于噩梦里的畸形怪物,别看它面目可憎,完全看不出人样,但它给我的熟悉感,却犹如家人一般。

  “兄弟,这里很危险,你要保护好我。”我低声道,很认真的看着落恶子,冲它伸出手,笑了笑:“只要我活着,你就永远不会死,咱们俩是共生的。”

  落恶子呜呜咽咽的叫了两声,伸出手来,似乎是想跟我握手,但在半途,它又把手收了回去,显得有些瑟缩。

  我一把拽住它的爪子,重重的握了握,只感觉手里一片冰凉,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潮湿感,似乎还有层粘液附着在它体外。

  “你能不断的重生,所以该玩命的时候,就别怕死,大不了你散去真身,我再找机会让你活过来。”

  落恶子没吱声,眼神里有种很人性化的疑惑,将信将疑的看着我。

  “在海里那一次,你不就死了吗?”我笑道:“你现在不也是活着?”

  落恶子似乎是在思索什么,想了一会才点点头,嘴角咧得更大了。

  那种扭曲畸形的笑容,虽说灿烂,但看着还是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  “遇见敌人,你别急着动手,听我指挥。”我低声道,拍了拍落恶子的肩膀:“叫你上的时候,你就给我往死了弄他们,是吃了还是撕了,由你来。”

  落恶子一听我这么说,笑容顿时就更灿烂了。

  我点上支烟,吸了一口,忽然发现落恶子也在盯着我嘴里的烟,似乎它对这东西很好奇,也想尝试一下。

  “想尝尝?”我问。

  落恶子点点头,低吼了一声,跃跃欲试的看着我。

  我笑着没说什么,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,丢到它手里。

  然后它二话不说就丢进嘴里,吧唧着嘴,几下就给嚼没了。

  “这不是用来吃的……这是…….唉算了。”我叹了口气,转身向着石门大开的那方向走去,听着落恶子这个多出来的脚步声,心里越发的踏实。

  其实我一开始是想让落恶子刨洞钻出去的,但仔细一琢磨,感觉这想法有点不切实际,就算它能打洞带我出去,也说不准一出去咱们都得死。

  连秦兵他们都开始移动了,都在换位置,离开这一片区域,那就说明这里有他们没办法直面抵抗的危险。

  与其站在那里等救援,还不如去那扇石门里看看,那里的空气是流通的,说不定就有别的出口。

  想到这里,我心里也渐渐的有了点底气,有落恶子这个保镖陪着我,安全系数确实是大大的增加了。

  “咚…….”

  忽然间,一阵突如其来的钟鸣声,从前方悠悠传了过来。

  听见那声音的时候,我跟落恶子都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,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。

  “你听见了?”我皱着眉问。

  落恶子点点头。

  “那就不是幻觉,应该不是。”我喃喃道,缓缓将腰后别着的棺材钉抽出来,给落恶子使了个眼神:“你打头阵,我跟着你过去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