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地底的石门(2)_葬鬼经

第十六章 地底的石门(2)

2017-11-27更新

消失了。

  “沈兄弟!你没事吧?!”

  这时,我耳机里忽然传来了秦兵的声音,陈秋雁的声音也随之响起,万分焦急的问我怎么了??怎么突然吼起来了??是不是遇见敌人了??

  “不是。”我蹲在地上,揉了揉太阳穴,有些头疼的说:“刚才我听见一些声音,太他娘的吵了,所以我才吼他们。”

  “你听见一些声音?谁的?”陈秋雁忙不迭的问道:“是不是着道了?我们这边什么都没听见啊!”

  “可能是我没睡好吧,最近都没休息好,所以有时候会出现一些幻觉……”我安慰道。

  在安慰她,也算是在安慰自己,可能是听错了,应该都是假的。

  我丢掉手里的烟头,重新点上支烟,蹲在地上抽了几口,缓缓将情绪平复了下来。

  拿着手电,我回过头晃了一眼,在不知不觉中,我已经从入口处,往深处走了五六十米的距离。

  此时的正前方,依旧是黑乎乎的一片,但我隐约看见,远处的颜色似乎有点不对,好像是即将要走到头了。

  我知道这地方很诡异,也很危险,哪怕我有肉身蛊罩着,我也不能在这里横行无忌。

  不过好奇心却莫名其妙的在驱使着我,即使我不想过去,但我的肉身却不受控制。

  似乎有另外一个清醒的意识,独立的人格,在告诉我的肉身,走过去看看。

  “下面的情况怎么样?”秦兵问我,语气已经没有开始那么轻松了,似乎他也发现我的状态有点不对,跟在洞口之外,简直是判若两人。

  “一般吧。”我如实回答道,抽了口烟,说:“好像前面就是头,我马上就走过去了,稍微看看情况就回来。”

  “没有敌人吧?”陈秋雁问我。

  “没有,起码我没看见。”我说道:“四周都是墙,没有能够藏人的地方,而且我也没闻到别的味道。”

  这时候,白小平冷不丁的问了我一句,刚才你说听见声音,那些声音都说什么了?

  “词句吧,我也不明白,断断续续的……”我吸了口烟,感觉眼睛有些干涩,忍不住用手揉了揉,疲倦感似乎变得更浓烈了:“什么黑袍,献祭,无面目,还有那个……拉弗特萨?”

  听见我的这番话,耳机那边的人,似乎也陷入了迷茫。

  黑袍,无面目,这两个词,指的应该就是黑袍王,也就是旧教的终极信仰。

  至于献祭,这个词可能就跟法台外发生的事有关了,最让我想不明白的,只有那个词。

  拉弗特萨。

  “你说的不会是英文吧?”陈秋雁有些纳闷,试探着问我:“拉弗特萨,这词听着耳生啊。”

  “我也觉得。”我叹了口气:“如果是中文的话,可能是同音字,谐音字,反正我听见的就这四个字,应该没听错。”

  在这时,我已经走到了隧道的尽头,左右两边都没有拐角,是彻彻底底用青石砖封死的,用手轻轻一敲,还能听见实心的那种闷声。

  只有我的正前方是出路。

  “有门。”

  听见我的话,耳机那边的人也好奇了起来,纷纷问我是什么门?不会是你看错了吧?

  “就是门啊。”我说着,用手敲了敲:“还不小。”

  我面前的这扇门很大,大到了我都以为它是装饰品的地步。

  上顶天花板,脚踏地上砖。

  这扇门左右两边之长,直接都顶在了墙壁上,整个一面墙都是门。

  “什么材质的?是人工弄出来的?”

  “好像是石头打的。”我说着,又用手敲了敲门,听见那种沉闷的声音,心里顿时就疑惑了起来。

  这扇石门的厚度应该很夸张,从那种沉闷的声音都能听出来,实心的,还很厚。

  但左右两边都看不见门夹页,这玩意儿……不会真的是装饰品吧?

  难不成是一扇假门?

  “没啥子情况,就是一条隧道,这扇门应该打不开。”我抽着烟,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去,对耳机那边的人说道:“我现在就回来,你们在外面等着,准备接应我。”

  “好!”

  “狗日的,早知道这里是条死路,傻子才下来……”我叹道。

  就在这时候,我走着走着,忽然发现地面有些动静,好像是在发颤。

  等我拿着手电,低头一看,只见我脚下的青石砖地面,正在细微的颤动着,而我身后的那扇石门,也隐隐约约传出了一种机械运作的轰鸣声。

  耳机那边的陈秋雁他们,似乎也听见了这阵声音,急匆匆的问我这边怎么了?怎么忽然吵起来了??

  “我操。”

  我说道,转过身看了一眼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
  “这……这他娘的是真门…….”

  “什么真门??”秦兵火急火燎的问我:“是不是出岔子了??”

  我咽了口唾沫,看见那扇门正在往内打开,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推开一般,左右两边的门扇,分别往里缓缓移动着。

  机械运作的轰鸣声,也在此时越变越大,连地上的青石砖都在为之颤抖。

  “不是岔子,是他娘的门开了……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