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黑暗中的低语(2)_葬鬼经

第十五章 黑暗中的低语(2)

2017-11-27更新

>

  “我一个人下去吧,你们在外面守着,免得被人抄了老窝。”我笑了笑,故作轻松的说道:“你们在洞口守着我才放心,要不然感觉后路都不安全。”

  说实话,看见这种洞窟,我是实打实的不想下去,就算是必须下去,我也要保证入口处有人守着。

  如果我们全下去了,旧教的人偷摸着过来,把洞口封死,且不说他们会不会丧心病狂的丢点毒气弹进去,就是拿水泥把洞口封了我也受不了啊。

  虽然我不怕死,可我还是怕被囚禁,特别是那种被囚禁在暗无天日,回不到外界的地方…….

  “小胖,你在这陪他们。”我说道:“情况不对,带着他们就跑,千万别管我。”

  爩鼠吱吱的叫了两声,点点头,表示它明白。

  陈秋雁嘱咐我一句小心,也没矫情,带着爩鼠退到边上,有些担忧的看着我。

  “旧教的人来了,我会给你信号的。”秦兵说着,指了指戴在耳朵上的耳机:“一切小心。”

  我笑了笑,点上支烟抽了两口,算是在给自己壮胆。

  从洞口往下看,我确实看不出有什么危险的地方,起码没那种明面上的陷阱,一切看着都很正常。

  下面就是一片青石砖地,看那颜色跟质地,应该是有一定的年头了,不像是后代修建的。

  稍微观察了一会,我没再犹豫,轻轻往前走了一步,垂直从洞口里落了下去。

  从洞口到地面的落差不过两米左右,很快我就感觉双脚碰触到了地面。

  “怎么样??”秦兵趴在洞口那里,拿手电晃了晃,大声问我:“下面有敌人吗??”

  我没吱声,拿着手电左右晃了一圈,摇摇头说,没敌人,这里好像是一条隧道。

  此时此刻,我身处的位置,应该是这条隧道的尽头。

  隧道的规模不算小,我站的位置算是中间,左右各有两米的宽度,拿手电往前一晃,黑乎乎的,一眼也看不见尽头。

  直觉告诉我,这地方不安全,而且还不是对于普通人的那种不安全,是包括我在内,哪怕我有肉身蛊护着,也一样会陷入危险,这就是第六感告诉我的消息。

  我不知道前方有什么,也不知道那些旧教的先生,为什么会把法台建设在这条隧道的尽头之上,我只觉得…….危险。

  但不知道为什么,也可能是我脑子不够用了,此时我有些愣。

  虽然这里给我的感觉很危险,可我还是想往前走走,想看看前面是什么。

  那种难以描述的好奇心,就像是变成了一只小猫,不停的在我心窝里挠着,痒得慌。

  “我过去看看!你们在外面守着,有情况就通过对讲机告诉我!”

  听见我这话,秦兵他们都点点头。

  “好!你自己小心!”

  我摆了摆手,壮着胆,又是好奇又是心虚的往前走去。

  在这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情况下,我的心跳就没有慢下来过,抽烟的速度也不受控制的变快了。

  不过半分钟的光景,嘴里刚点上的烟,就让我抽得只剩下烟头。

  虽然我烟瘾不大,但在这时候还是忍不住再点了一支。

  “献祭……拉弗特萨……”

  忽然间,一阵突兀而来的低语声,毫无预兆的从我身边传来。

  我下意识的转过头,用手电照过去,所见的一切,依旧是空空荡荡的景象,根本就没有人在那儿。

  但让我心里发慌的是……那阵低语声没有停下…….反倒是离我越来越近…….就像是有人凑在我耳朵边上……不停的低语着…….

  说话的似乎是个男人,听嗓音,貌似还是个中年男人,带着一股子烟嗓的味道,说话的声音很低沉。

  他说的就是中文,应该是,起码我能听懂。

  虽然我不明其意,听起来还有点像是英文,但我觉得……他是在用国语说一些我听不懂的东西……仅此而已…….

  他的低语声就没有停下过,一直在我耳边响着,似乎还分成了两个人,一左一右的凑在我耳边低语。

  也许是被那些声音给弄晕了,我脑袋有些沉,像是睡觉的时间太长,刚醒过来,脑袋供氧不足似的。

  我揉了揉太阳穴,打开耳麦,问对讲机那边的人,听见什么声音没?

  对讲机那边的秦兵说没听见,陈秋雁也是如此,都说没听见,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  我知道自己不是听错了,但我没办法分清楚,我听见的那些声音,究竟是真实存在的,还是我又一次出现了幻觉。

  那阵低语声,听着断断续续的,词句之间,根本就不连贯,像是他们在说话时,我没听见中间的那些连接词。

  我有点意识模糊,所以他们说的那些话,低语的那些内容,我只能模糊的记住一些,其他的都没办法记住,刚听见就给忘了,这点毫不夸张。

  那些低语的内容,大多都是单独的词语。

  献祭,黑袍,无面目,以及那个听着像是英文的…….

  “拉弗特萨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