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蛊瓮(2)_葬鬼经

第十三章 蛊瓮(2)

2017-11-26更新

也不该这么厉害啊…….”白小平嘀咕道:“窜得比秦兵哥还快,那敏捷力都快赶上猴儿了。”

  陈秋雁笑了笑,没再解释,很好奇的看着我,等我炼蛊。

  接过那些枯树枝,我折断了十几根出来,弄成一个指节一个指节的那种小杆子,之后就把它们堆在地上,弄成了一个微型的篝火堆。

  在那之后,我又将蛊瓮拿起,小心翼翼的放置在篝火堆上。

  这个蛊瓮不过巴掌大,放在篝火堆上,对比倒是没那么强烈。

  将盖子打开,我从腰间取下匕首,轻轻抵住脉门,像是削苹果皮一样,面不改色的从脉门上削下来了一块带着温度的肉片。

  血肉掉入蛊瓮之中,霎时间,里面就散出了一股浓烈的腐臭味…….

  “你……你不会也是旧教的人吧?”

  仅剩的队员里,有人开了口,小心翼翼的看着我,满脸的警惕。

  “对自己下手都这么狠…….你不疼么…….”

  “疼啊。”我笑了笑,把事先备好的虫罐从包里拿了出来,轻轻摇晃了两下,打开盖子之后,直接把里面装着的活虫倒进了蛊瓮里。

  虫罐我备着七八个,每一个罐子里,装着的活虫品种都各不相同。

  这次我用上的,是苗武人提到过的火钩子,说白了就是一种赤红色的蜈蚣,在山里还挺常见的,并不是什么特殊的东西。

  那条蜈蚣虽然有一段时间没吃东西了,但多少还保留着一些活性。

  掉进蛊瓮里之后,它最先选择的不是逃跑,而是抱着我削下去的那块血肉啃食,似乎还越吃越起劲,都死死缠着开始啃了…….

  看见这一幕,我没敢墨迹,又往蛊瓮里丢了三个完整的公鸡冠子,全是晒干的那种,之后又倒进去了半两朱砂。

  不知道是什么原理,在这时候,那条赤红色的蜈蚣,忽然鼓胀了起来,像是冷不丁被人吹起的气球,身子都鼓胀得有些透明了,似乎下一秒就会爆炸。

  见此情景,我忙不迭的盖上蛊瓮的盖子,又在底下的那些干柴上,撒了厚厚的一层火硝。

  也许是被火硝的气味刺激到了,被关在蛊瓮里的蜈蚣,疯狂的挣扎了起来,似乎是想从蛊瓮里爬出来,弄得这个陶罐不停摇晃着,盖子也是砰砰砰的在作响。

  没等它有进一步的动作,我手腕一低,用脉门血在火硝上撒了一圈。

  伴随着嘶的一声,火硝毫无预兆的燃烧了起来,整个篝火堆,都被一片赤红色的火焰给裹住了,而那个装着蜈蚣的蛊瓮,则像是炉灶上的炖汤锅,没一会,里面就发出了一阵咕嘟嘟的声响。

  蛊瓮的盖子不停往上顶着,跟烧开的汤锅一般,我都能闻见里面散出来的肉香味。

  “世安,这就是你炼的蛊吗?”陈秋雁试探着问我,皱了皱鼻子,然后咽了口唾沫,瞪大眼睛看着我:“你确定不是在做菜?”

  “不是。”我笑道。

  这时,篝火已经变得越来越小了,出现了一种即将要熄灭的征兆,而蛊瓮的盖子,也不再往上翻动,里面的“东西”渐渐平息了下来。

 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,我伸出手去,把盖子打开,往里看了看。

  蜈蚣,血肉,朱砂,鸡冠,全都没了踪影。

  此时此刻的蛊瓮里,只有满满的一瓮肉汤…….或是说一种不知名的粘液。

  粘液是红色的,很像是红油漆,但散发出来的味道,却是一股子极其浓烈的肉香味。

  毫不夸张的说,闻见那股奇异的香味,在场有不少人的肚子都在咕咕作响。

  我没跟众人解释,用手指蘸了一点粘液,放在嘴里尝了尝。

  确实,如《蛊经》里记载的一样,这种药蛊是闻着香吃着臭,跟臭豆腐恰好是相反的。

  吃下去之后,胃里有点不舒服,像是有一团火在烧。

  “好吃吗?”陈秋雁试探着问道,看她那跃跃欲试的表情,似乎也想尝一口。

  “臭的。”我说道,无奈的耸了耸肩:“跟死人肉的味道差不多,虽然我没吃过死人,但确实是很臭……”

  话音一落,我也顾不上烫,端起蛊瓮凑上嘴,仰头就灌了半瓮的化尸蛊下肚。

 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我又将剩下的那些粘液涂抹在双手上,肘部以下,都让那些粘液给刷了一遍。

  “你是真不嫌恶心啊…….”秦兵说着,有些佩服的看着我,但脸色还是死一样的惨白,啧啧有声的说:“自己吃自己的肉……你口味也太那什么了…….”

  “管用就行。”我说着,打了个饱嗝。

  随即,我站了起来,冲着不远处的爩鼠挥了挥手,大吼道:“把那玩意儿引过来!!接下来看我的!!”

  “吱!!!”

  爩鼠似乎也跑累了,仰头嘶叫了一声,没半点犹豫,带着身后追逐的怪物就往我们这边跑。

  眼看它越来越近,我也慢慢做好了准备动作,半蹲着身子,略微往前倾着。

  就在那怪物即将撞上法台的时候,我猛地使劲,双腿在法台上使劲一蹬,整个人瞬间就飞了出去,直扑在怪物的背上…….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